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来乱的】【番外】【忘羡相性一百问】长姊如母01

《来呀相互伤害呀》用这篇当番外你们会不会烧我无料。

那是一场难以忘怀的好梦。

魏无羡回过神来,已经与蓝忘机一同被拉着坐到桌前,三人挤在不大的厨房裡。小窗外是一整片云梦江氏的荷塘,其中小舟优游其间,捞鱼摘莲蓬採菱角,欢声笑语源源不绝,不亦乐乎,随着夏风一起漫进闷热的厨房,吹散一室热气,舒爽极了。

灶台上炖着几锅香气扑鼻的汤,他闻着烂熟的藕香和莲香,就知道一锅是大骨汤熬的莲藕炖排骨、另一锅是莲花为锅底的冰糖莲子粥。接着一碗热呼呼的汤被一双素白小巧的手捧着,塞进他手中,魏无羡愣愣地看了半天,眼眶被蒸腾的热气薰得酸涩不已,眼角泛起湿意。

直到蓝忘机不动声色地顺了顺他隐约颤抖的背嵴,一边递上白瓷调羹,催促魏无羡喝汤。

桌前那个紫衣少妇笑道:「嚐嚐看呀,阿羡。」

看着笑语晏晏的江厌离,又看看一边低头优雅喝汤的蓝忘机,他觉得自己真是做了个好梦。

魏无羡把调羹在汤裡搅了搅,贪婪地闻味,却一口都捨不得吃,万一吃完了要梦醒,那该如何是好,还是忍忍,不吃了吧。看看江厌离,少妇坐在两人对面喝茶,慢慢地刮着茶叶,杯缘上的指尖有烫出的水泡和刺绣留的针眼,却似浑然不觉得疼一般,温声软语地要同他们两人拉家常。

「阿羡。」江厌离叫他:「怎麽不喝汤?」

魏无羡感觉背嵴上的手又拍了拍他,才低头小心翼翼地呈了一点点浓郁的汤汁在调羹末端,慢慢地嚐了一口。还嚐不出是什麽滋味,便忙不迭端起碗道:「师姐,排骨吃完了,再来点儿吧。」

江厌离把碗端过去,就要回头到灶台上捞排骨,定睛一看,道:「阿羡,碗裡好几块呢,你都没吃呀。」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魏无羡脸不红气不喘道:「师姊给我多装一点,留给江澄吃藕行啦。」

江厌离道:「那麽贪心。」却当真又朝碗裡添了几块排骨,汤汁都要满出来了。魏无羡担心她烫着,赶紧自己去端碗,还没到桌前,却被蓝忘机接了过来,把碗平平稳稳地放到桌上。

江厌离看着他俩,笑道:「阿羡,你怎麽那样麻烦人家呀,快谢谢含光君。」

魏无羡正要顺着开口,蓝忘机澹澹瞥了他一眼,魏无羡才一愣,对江厌离道:「师姊,那个……我跟蓝湛之间,不说谢谢的。」

江厌离微微惊讶,魏无羡才知道江厌离可能还不知道他跟蓝忘机的事情,果然就听少妇好奇道:「对啦,你都没告诉我今天要带着含光君来家裡作客呢,我还当你俩不熟稔。结果瞧瞧你,都叫他名字了,想来是相交甚深的,你怎麽一直都没跟我说呀?」

魏无羡讪讪,心说上辈子回在江家祠堂拜见江叔叔和虞夫人时,就被江澄怒气冲冲地赶出去,后来就没再回莲花坞了,这辈子打从不夜天之后他就常居云深不知处,十多年来深居简出,清楚他和蓝忘机关係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难怪江厌离不知道。于是在桌下轻轻握了一下蓝忘机的手,道:「师姊,含光君,蓝湛他……是我道侣。」

江厌离瞪大眼睛,好一阵子没说话。

魏无羡顿时有些后悔,心中七上八下,深怕江厌离也跟江澄一个态度,虽然不至于厌恶,但一时想必难以接受。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补救,江厌离便道:「阿羡,你怎麽不早说,让我这麽怠慢含光君,多不好意思!我也不好再叫含光君,显得生疏了。」便转向蓝忘机,道:「含光君,你是阿羡的家人了,我以后怎麽称呼你才好?」

【1.请告知你的名字】

    蓝忘机似是也没料到江厌离与江澄的态度截然相反,微微一愣,但只考虑了一下,随即道:「表字……忘机。」

    江厌离随即道:「忘机,那你跟阿羡阿澄一样,都是我弟弟啦。汤好不好喝?我再添些给你。」

    蓝忘机没有摇头,反正不过三碗不违家规,便将已经空了的汤碗端起,让江厌离坐,自己去灶台上添了一碗,没捞魏无羡爱吃的排骨。倒是对烂熟喷香的莲藕情有独锺。

    魏无羡道:「师姊,你怎麽叫他忘机,你叫他蓝湛他也不会生气的,我都这麽叫。」

    蓝忘机道:「兄长都称我表字。」

    江厌离哪裡不知道魏无羡心裡想什麽,无非是醋了,笑道:「那羡羡想要我叫你什麽呀?」

    魏无羡腆着脸道:「羡羡就羡羡,阿羡也很好,不用叫无羡。所以阿姊也不要叫他忘机了,叫他阿……」

    蓝忘机无奈道:「……魏婴。」

【2.年龄是?】 

江厌离忍不住道:「羡羡几岁了呀。」

魏无羡继续大言不惭道:「三岁啦。」

江厌离道:「你才三岁,灶台都搆不着,让忘机怎麽办呀,你肯定不能跟他回云深不知处了。」

    魏无羡道:「不会的,蓝湛跟我差不多大,我三岁他也三岁,回不了姑苏就一起在莲花坞给师姊养,天天喝汤。蓝湛,好不好?是不是这样?」

蓝忘机眉心一抽,无奈地别开了眼睛:「……嗯。」

【3.性别是?】 

    虽然知道魏无羡又在胡说八道,但听他想一直留在云梦吃她做的菜,江厌离还是挺高兴,只是道:「那羡羡要每天早起,帮我烧柴、添水、洗菜洗锅子,才有东西吃。」

    听到要早起,魏无羡立马要蔫,道:「没有这样的师姊,我是男人,男人不进厨房的,不然你让蓝湛来帮你吧!他很早起的!」

江厌离道:「忘机也是男人,他怎麽进厨房呀。」

魏无羡道:「他怎麽是男人了,他连春宫图都看不了,这还能是男人吗?」

    江厌离听他愈说愈离谱,然而好歹已然嫁做人妇,听这些也不至于像黄花大闺女似地手足无措,只是笑骂道:「阿羡,你说什麽呢!」

    魏无羡嘿嘿笑,转过去跟蓝忘机咬耳朵,轻声道:「含光君,我说的对不对?看个春宫图都要躲得老远,有你这样的男人吗?要不要脱裤子给我检查下。」

蓝忘机略危险地瞥了他一眼,沉默半晌,道:「回去脱。」

魏无羡摸着蓝忘机烫热的脸颊还没回神,道:「哈哈哈哈……你说什麽?」

蓝忘机慢条斯理道:「回去脱,让你试试。」

【4.你的性格是?】 

江厌离眼看蓝忘机要把魏无羡身上瞪出一个窟窿了,赶紧打圆场道:「好啦阿羡,你怎麽老是这样子,还是忘机那样正经些好,你多学学,不然他怎麽受得了你呀。」

魏无羡道:「师姊你不知道,我这样好得很,蓝湛也觉得我这样挺好的。」

江厌离露出不信的神色,道:「那你说说,你有什麽好的?」

    魏无羡飞扬跳脱惯了,从小就没个正经一路疯到大,只管饿了就吃、困了就睡、闷了就撩、闯祸了就跑,早年在云深不知处听学之时每每把蓝启仁气得吹鬍子瞪眼睛,也没少找过蓝忘机的麻烦,细数起来,除了一张世家公子榜上排名第四的、号称丰神俊朗的脸以外,他好像真说不出自己有什麽好的,一时语塞,不知道蓝忘机为什麽喜欢自己,紧张地往旁边看,神情竟有一丝忐忑和可怜兮兮。魏无羡道:「蓝湛你说,我有什麽好的?你为什麽喜欢我?」

    江厌离就坐在对面,姑苏蓝氏极重礼节和文雅,蓝忘机故而不语。

    魏无羡悄声道:「你喜欢我吧。」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不依不挠:「喜欢我哪裡?」

    蓝忘机依旧不讲话,耳垂带点薄红,转过头去,不理会他。

    魏无羡心道:「不会吧,真的没有喜欢我哪裡?莫名其妙就喜欢我了?不信!」

    江厌离瞧魏无羡那又焦急又好笑又不忿的情状实在有趣,却若有所思地道:「阿羡,我倒是知道,你有一处是极好的。父亲、阿澄,还有我,都知道的,怎麽就你忘了?你不是一直把它放在心裡麽?忘机一定也是知道的。」

   魏无羡一呆,扯着那人宽大的雪白广绣,问蓝忘机:「你知道什麽?」

   蓝忘机转回来,默默瞅着他,语气却是低磁而柔和:「自己想。」

   江厌离端着茶盏,回忆道:「父亲去夷陵找你的时候,你分明不知道他是谁,抬眼却是一张笑脸。你就是这样心宽,又不容易伤怀,才能一直这样,好好的。」

   魏无羡摸着下巴想了想,觉得江厌离说得对极了,他也许浑身上下都是不守规矩的溷帐模样,但他还是有一点好,是值得说嘴的──虽然人非草木,他总是心比较宽,所以一直谨记,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才能明知不可而为之。

   魏无羡蹭了蹭鼻子,无声笑起来。

【5.对方的性格是?】 

江厌离道:「所以父亲才说……你是最懂江家家训的人。阿羡,你觉得这样还不好呀?」

魏无羡道:「跟蓝湛比自然不好了,他才是真好呢。」

蓝忘机制止他:「魏婴。」

魏无羡道:「师姊,你别看蓝湛是闷嘴葫芦,他很好,我喜欢死他了。」

    江厌离顺着他的话道:「你还跟我说不会喜欢人、也不想太喜欢一个人呢,你也老是说他讨厌你。怎麽现在会这样呀?你说说,忘机哪裡好了,你怎麽那麽喜欢他呀?」

魏无羡道:「蓝湛哪裡都好,长得好、字写得好、灵力又强修为也高,我怎麽能不喜欢他。他不看春宫图也没什麽,他可有天分了……」

蓝忘机的指头在袖子裡蜷得死紧,低声道:「……魏婴!」

    江厌离神情略显尴尬又玩味,如果魏无羡是个姑娘家,跟她分享这些闺房记乐是没有关係的,但问题是,她目前还不能确定,到底是蓝忘机还是魏无羡才是能跟她说这些私语的那一个,心下略有遗憾却不便多言。

魏无羡没说够就被蓝忘机制止,转头又在他白皙的耳边说:「这样就害羞了?那我们不再这边说,我们回去说,我把你的好一次说个够,说你每次都让我快活得不得了,完事了还撑在我裡面让我舒服,睡着了也不拿出来好让我继续含着免得受风……」

蓝忘机差点起身夺门而出。

魏无羡一把拉住:「好好好,不说了嘛,再说要把你羞死了,那怎麽行,咱俩的事情,师姊都还没知道精采处呢。」

Tbc.

我怕我会半途而废……

评论(63)
热度(1103)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