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羡】美人与野受11.2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11.211.311.412(完結)

上車扎浪;上車噗浪

开起一台跨物种人兽车。

前文:11.1

食用前注意事项:

1.蛇形车有。

2.被吞就被吞,哼。

3.卡肉真的好痛苦。

4.好想写温宁个人向喔⋯⋯可是我要先写互害番外,而且还有三个坑⋯⋯啊呸呸煤坑,不是坑。


11.2


除了彼此尚在神魂化灰的烈火中,一切都在九霄云外。


不。

可。

描。

述。


蓝忘机下颔靠在魏无羡漆黑的髮顶,后者脸颊贴着那檀香冷郁的颈窝,道:「蓝湛,我那时候,心裡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蓝忘机低低地「嗯」了一声,道:「你说。」


魏无羡哀怨道:「可我才起个头,你就推我,我都不敢说了。怕你以为我轻慢你,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那我一个人对你有所求也太没意思……但其实你根本就很喜欢我的。太不厚道了啊,含光君,你自己不说,也不让我说,害我一个人胡思乱想,老老实实地放你回姑苏去了。那时候你要是没退──就算真退了,欲拒还迎一下,让我知道后头有戏,就算最后没成,我也肯定把你抢回夷陵去了!再不济一点,我也会趁你闭关的时候去姑苏偷人的!」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偷盗。」


魏无羡立刻改口:「哪有偷盗,我们那时都在江家祠堂拜过天地父母了,去姑苏是要下聘抬花轿去的,没有偷盗偷人。」转念一想,又道:「可偷人也没关係,我得了你,就算什麽都没说,也绝对不会对你不好……」也捨不得把人忘记,以为死心眼地念念不忘、一厢情愿地对他有索求,会对他乾乾淨淨的来生……不好。要是他都记得牢牢的,天天等天天问、日日盼夜夜想,蓝忘机就又早两百年回来找他了呢。


蓝忘机突然道:「回去以后……把蛇牙给我。」


魏无羡一开始有点心虚,但又嘻嘻道:「在塔裡面,我那样缠你,你又推我的时候,我还狠得下心。现在却再也找不到那一瞬间的狠心啦,脑袋还没全坏呢,要是再钉一遍,只不定就真坏了,那我多惨啊。」


蓝忘机安静片刻,道:「不推你。」


魏无羡道:「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含光君。我以后无论说什麽、做什麽,你都不准再推我了。把我推倒不算,但可不能再推开我了。」


蓝忘机摸摸他头髮,认真道:「嗯,不推。」


魏无羡满意道:「那就好,回头把蛇牙给你。我也把想说的话告诉你。」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慢慢地郑重道:「蓝湛,谢谢你。」他当时虽不至于千夫所指,但已经给江家带来无止无尽的麻烦,怀疑他是原属歧山温氏的大蝮蛇妖而非人身的流言也甚嚣尘上。为避免后患无穷,他只能退居山野,关起门来当个閒散游盪的隐士,但他居人界已久,身上反而没什麽正经妖修样子,在夷陵与群妖溷居即便如鱼得水,日久也觉得颇受拘束。要不是因缘际会救下蓝忘机,也得不到一人赤诚相交、真心相待的机会。


蓝忘机一动,魏无羡的大长尾巴就把他死死禁锢,然而蓝忘机言而有信,不是要推,却是握住了魏无羡的手。好一阵才道:「你不必对我说这个词。」


魏无羡一听,非常认同,点头称讚道:「是了!夫妻之间何必言谢?那好,我今天把这一辈子的份都说完了,从今往后,你对我如何、我对你如何,都是打从心底要对对方好的,胜过千言万语,对不对?」


蓝忘机还不是很习惯魏无羡的直白能不要钱似的张口就来,闻言都不能应了,只是沉默半晌,才无言点头。


魏无羡道:「那这一回,你可不能再一人回姑苏去了,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反正我也不能做什麽,这是避尘残留的神识和你的记忆,我回去夷陵也什麽都看不见的。」


其实也不用特地「回」,避尘的神识会自发将他们带往云深不知处。


然后蓝忘机就闭关了,魏无羡化为小蛇天天缠在他身上爬来爬去,要是一不小心蹭出了火,就赶紧化为人身来灭火,一旦火烧得太旺了熄不了,就化为半蛇再战几场,最后输得一败涂地,变回风烛残年的小蛇爬到蓝忘机的袖子裡呼呼大睡。


期间他知道那个回了夷陵的「自己」曾藉故来找蓝忘机,蓝忘机自然打算去见,却被自己房裡的魏无羡化为沉重的半蛇压在地上胡闹,一边乱亲乱摸一边含煳道:「反正他也只会说是来找『朋友』,我跟你可是夫妻呢,我比他重要多了,你理他干什麽。」


蓝忘机的抹额髮冠早乱了,他却面不改色任由魏无羡玩闹,道:「我当时在寒室的屏风之后。」


魏无羡一愣,道:「寒室的屏风?不就是泽芜君见我时,他背后的屏风吗?所以你也在?」


蓝忘机道:「……兄长与我谈心,却有不速之客。」


魏无羡道:「那时候泽芜君好像绕过屏风拿东西,出来之后,就让人送客,我只好告辞……原来是你不想见我?怎麽会,我都想死你了,你肯定也很想我的。我当时还跟你哥哥开玩笑说,你那麽久没来夷陵夜猎,我还以为你成亲去了呢。」


蓝忘机像是想起了什麽不愉快的事情,眉心一抽,冷澹道:「没成。」


魏无羡道:「咱们明明拜过……」


蓝忘机道:「没完。」


魏无羡道:「那是欠着的,等洞房了再拜就好了,夫妻间干嘛那麽多礼。」


蓝忘机道:「『朋友』。」


魏无羡沉默一下,道:「……蓝湛你不见我,是因为三拜没完,我又跟你哥哥说你是我『朋友』,你觉得我反悔了?」


蓝忘机道:「你在江家祠堂也这麽说。」


魏无羡想起来了,当时他被同门师兄弟、也是当时的云梦江氏宗主江澄噁心,连同蓝忘机一起骂进去,心生不悦,又怕蓝忘机膈应,连忙澄清「含光君只是我朋友」。


──见鬼的朋友!难怪蓝忘机要推他!


魏无羡道:「蓝湛,咱们是不是朋友、是怎样的朋友,你还能不知道吗?」


蓝忘机看着他,琉璃色的眸子裡倒映着带笑的自己,须臾,他拉下魏无羡,啣住了那双送上来的唇。


神识境变换,蓝忘机不久便收到了几张魏无羡的画作,本应鱼雁往返,寄出的书信都杳无音信,直到他听闻夷陵老祖失踪,匆匆赶往夷陵,却困在观音庙中,魏无羡亲眼所见方知──方丈痛斥蓝忘机与蛇妖相交过深,若不尽早剃度出家,那蛇妖所犯的杀孽因果也会牵连蓝忘机,纠缠至下辈子。其神色之严厉,连剃刀都准备好了,简直把魏无羡笑死,窃喜幸好蓝忘机修为高超,否则一不留神就要被抓去剃个大光头。魏无羡想像了一下没了三千烦恼丝的蓝忘机,又是一阵捧腹。


但笑没多久,他自己的神识便勐然被扯离力抗众僧的蓝忘机身边,回到了神识境中的「魏无羡」身上。


全身剧痛。


他怀裡抱着从歧山救出的、奄奄一息的金凌,浑身浴血,当时尚不知晓原来那些僧人已经料到他会和歧山温氏掐起来,打算两不相帮,心裡只想把自家外甥託付给观音庙的僧人。不料看见观音庙大门深锁、听见其中霸道的琴声铮铮,知道蓝忘机一定是被困在裡面,于是理智尽失,招来万蛇就要强行破庙。


恍惚之中,他彷彿一分为二,过去的自己苟延残喘地带着蓝忘机和金凌跑、把他们藏起来之后,自己遁入凡人修士皆不敢进入的万妖塚,以躲过歧山温氏的追杀。现在的自己则事不关己一般,冷静地在远处看着蓝忘机在暮溪山找到了与魏无羡走散的温宁,将他送到百凤山后设阵将他暂时关了起来,又回到夷陵万妖塚想进去找魏无羡,这才被姑苏蓝氏强行召回。


重重罚了三十三道戒鞭。


蓝忘机关起温宁的阵法,便是在姑苏蓝氏后山发现的、上古遗留下的天罡伏魔剑阵之简化,养伤期间,他又悉心研究,将剑阵、寿元、还愿等等概念揉合,世家围勦万妖塚之时,身先士卒闯进万妖塚。魏无羡望着那飘飘白衣带着神挡杀神的气势而来,在万妖撕扯中抱着自己御剑而走,小小声地唤他:「魏婴。」


魏无羡神智薄弱,半魔化让他很不清醒,听出来那声音是蓝忘机,想把人推开:「……滚。」


蓝忘机道:「你受魔气浸染,要治。」


魏无羡见蓝忘机雪白的衣袍都染了血,连抹额也没倖免,生怕他身上有伤口会感染,狠声道:「…...滚!」


飞了一阵,蓝忘机终于把魏无羡放在一处杳无人烟的山丘,握着他的手输送灵力,低声道:「……魏婴,别入魔。」


魏无羡满身血污,脸上都是鳞片、四肢皮开肉绽、憷目惊心。冷笑道:「谁想入魔?」


蓝忘机用避尘划破了自己的掌心,解开那人前襟,用血抹在魏无羡胸前,道:「你说的。」


魏无羡骇了一跳,连忙去拨蓝忘机的手,又推他:「这不废话吗!滚!」


周边有一圈姑苏蓝氏子弟围了上来,一声从蓝忘机背后传来:「含光君,阵法已佈置好。」


蓝忘机道:「有劳。」接着转身,对一圈就定位的蓝氏剑修深深一揖。


随着避尘出鞘,带着蓝忘机踏上天空,另十二位剑修同时升空,以魏无羡为圆心,在天罡伏魔剑阵旧址上,重现了当年仙界大能镇压魔物的绝世阵法。魏无羡望着,心想蓝忘机终究还是要结果了他。而那段惊鸿般浩然霸道的绚烂剑舞,大概会随着自己永远沉入地底。心口丝丝痛起来,知道避尘剑必定毫无由于地会把他穿胸而过,所以懒于动一根头髮。接着却诡异地想起了自己还不知道,蓝忘机胸前剑伤从何而来。


魏无羡涌起不好的预感。


他突然放声大叫,撕心裂肺一般,生怕对方沉浸在剑舞中听不见:「蓝湛!蓝忘机!含光君!」


蓝忘机果然一瞬不瞬地望了过来,目光柔和,好似一直在等他开口说话。


魏无羡继续嘶吼道:「我喜欢你!心悦你!爱你!你要我干什麽都行,什麽我都答应!」


蓝忘机微微一笑,道:「你应了。」


魏无羡呆愣愣地望着他晴光映雪般惊心动魄的笑容,来不及反应,便被避尘剑当胸穿过。蓝忘机紧紧拥住他,落下的十二位剑修连同十二把灵剑化为无形的精钢铁索,牢牢把魏无羡困在阵法之中,动弹不得。但这些魏无羡都不关心,此时蓝忘机已经不再笑了,只是望着他,眉目依旧柔和。魏无羡却只看见对方胸前穿出的避尘剑,以及那个血淋淋的大洞。


Tbc.

下回预告:

瑶妹牵着温宁来了。(什麽展开)

快完结了,真的。

评论(97)
热度(1390)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