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羨】來呀相互傷害呀01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 @岁绿太太的文太好吃了受不了。

*老祖重生于血洗不夜天后。

*关小黑屋的撒糖的冲突剧情。

*初衷和目标都是为了开车。

*快被各位太太的忘羡文萌死。

 

 

01

魏无羡有种强烈的直觉,恐怕这次一闭眼就是很多年,所以他暗暗许愿,希望自己再次睁眼之时,依旧能与蓝忘机重逢。但他总觉得自己并没有睡太久,甚至根本没睡够,就又要被唤圌醒,也许就像他年轻时养成的恶习一般――硬是闹到了丑时才肯上床,但沾枕的瞬间就又到了巳时,被蓝忘机踩着点叫起,他却根本睁不开眼睛,只得耍赖地在床上翻滚。

那时,蓝忘机总会把他拉到自己怀里,任由魏无羡继续闭着眼睛在他胸口窝来窝去。

所以究竟是谁在叫他、不肯让他继续睡?睡意朦胧之中,仿佛有只手环住了自己,还按在魏无羡的手臂上轻轻推了推。而那长而有力的手指顺势握住了魏无羡的手,微不可察地扣进他指缝里揉,接着,是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地在魏无羡耳边低唤。

“魏婴。”

光听那清冽如琴鸣的嗓音,他就能勾勒出对方昳丽的轮廓,那一声一声缠圌绵得让他骨头都酥圌麻了个透。魏无羡当下想也不想地就搂住了那人后颈,眼睛都没睁开就抬头叼圌住对方的薄软唇圌瓣,厮圌磨出好一阵绵长腻歪的亲吻,把几乎溃堤的想念统统化在了缠圌绵的唇圌舌勾连之间,以至于他根本没发现对方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应。而魏无羡只自顾自地想:“我总算……梦见蓝湛了。”

为了不让自己没出息地用醉生梦死的方式度过晚年,送走那人之后,魏无羡忍痛把梦貘香炉给锁起来了,自此之后没少夜不成寐过,但许是岁数渐长,又一个人走了很多地方,自从他又能安稳入睡之后,就从来没再做梦。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低磁的声音又道:“魏婴,醒醒。”

蓝忘机那把好嗓子永远是他的魔障,想不顺从都不行,而魏无羡本想睁眼一探究竟,但又在临门一脚前闭紧了眼,心道:“不,既然是做梦,那我可不起。不起不起。”

思及此,魏无羡装模作样地眯着眼睛,把那人紧紧搂住了不放,道:“就一会,一会再起。”

语毕,生怕蓝忘机不肯,魏无羡连忙又假装自己是在睡梦中捉住了对方的脸,往他唇上胡乱啄了好几下。

如果蓝忘机不是陡然浑身僵硬若遭五雷轰顶的话,魏无羡大概会深信这是一场梦,但这一切的触感太过真实,就连让自己倚靠的那具胸膛正颤抖着,也无比清晰。

总算,魏无羡睁眼后,不可置信地讶异道:“……蓝湛,真的是你?”

却见蓝忘机一身尘土血污,全身上下大概只有那系得端正的雪白抹额还算完好,疲惫的脸庞明显是灵力枯竭的模样。美人儿此刻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眼底却满是瞒不住魏无羡的焦急、忧心……和无措。

魏无羡不动声色地狠狠吃了一惊,上次乍见如此狼狈的蓝忘机不知是多少年前,而他身上的各种大小伤口更令魏无羡油然生出一股怒意,然后是疑惑。

……这个蓝忘机年岁实在太轻,莫约二十许,俊美脸庞上尚且残留着一丝青涩之气的行迹。

所以这谁?这哪?这绝对不是梦貘香炉所生的梦境……所以他这是,回溯了时空?此处到底是不是现世?他们家冰清玉洁不染尘埃的含光君,又怎么会变这样了?

还是说,夷陵老祖在尘世的最后一刻。都倒了血霉地碰上了会给人捏造梦境的邪祟鬼怪?

魏无羡心头一跳,愣愣看着突然仓惶退开丈许的蓝忘机,肃然疑道:“你是什么人!蓝湛呢?”

接着他冲上前抬手要抓,带着半是调戏半是试探的姿态,几个起落来回便在蓝忘机身上拍了张符。此时的蓝忘机身手经验远不如魏无羡,遭人暗算便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魏无羡上圌下圌其圌手地扒圌开他的衣服,已满是红丝的双眼盈满了羞愤和惊恐,怒道:“魏婴!”

嗓音却沙哑得不成样子。

这下轮到魏无羡呆若木鸡了,他不知心底是什么滋味地瞪着蓝忘机的后背前胸,没有戒鞭痕,也没有太阳纹烙印……但这是哪里?只有他和蓝忘机单独两人,而他自己却毫无印象……莫非!

……血圌洗不夜天!

魏无羡心底嗤笑,这邪祟自以为能从他最不愿回忆的过往中捏造事实,在他肉圌身衰败、神魂即将离体的时候趁虚而入捞点好处,可惜它不知晓,这段回忆中,魏无羡根本不记得任何惨痛到足以震摄他心魂的事情,因为都只有模糊破碎的声音和光影,魏无羡甚至可说自己是一点儿都不记得那一晚,所以邪祟根本无法得逞。

魏无羡甚至有余力开心地、尽情地做个大梦再撒手归西。

于是他扶起蓝忘机,一丝不苟地为他穿好校服,心头却在看着对方光洁的肌肤时又起作恶之欲,一方面又想让蓝忘机高兴,魏无羡便在他锁骨上亲了一口、再咬一下,笑道:“二哥哥有什么事情不痛快了,说出来让我心疼心疼你可好?”

蓝忘机一语不发地死瞪着他,半晌,万般艰难道:“魏婴……你,疯魔了么。”语气中竟似有万念具灰的味道。

魏无羡不舍地摸圌他脸颊,道:“你都死这么多年了还担心我做什么呢,蓝湛。好了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都过去了。我马上就去找你了啊。”

闻言,蓝忘机的神情更是凝重,更多的是痛惜。于是魏无羡终于察觉出不对头了――既然他对这段过去并无记忆,那么给他捏造梦境的邪祟也不可能有如此能耐,可以在梦中投射圌出一个如此真实的蓝忘机。

……大约真不是梦。

想到此处,魏无羡先是一阵狂喜,接着想到了什么后浑身都冷了,抬起全无血色的脸,彷徨地望向同样苍白的蓝忘机,勉强不圌泄漏一丝颤抖地问道:“是你带我来此处的?”

蓝忘机无声地看着他,似是不知如何回答魏无羡从刚刚到现在的胡言乱语,生怕再有什么刺圌激会令魏无羡永远都无法清醒。

魏无羡环视周围,阴暗的洞窟之中弥漫着潮圌湿的死气,两人之间唯有幽幽映着蓝光的避尘剑能照亮彼此的脸,气氛安静得令人头皮发麻。

魏无羡轻声道:“……蓝湛,你老实说……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做了什么?”

蓝忘机闭上眼睛。

魏无羡沉默了一阵,忍着焦躁和灭顶的恐惧撕掉了蓝忘机身上的符,蓝忘机随即抓圌住魏无羡的手腕输送灵力,稀薄如涓滴细流。

魏无羡猜蓝忘机大概是还没意会过来,对那灵力如石沉大海一去不返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不愿他劳神,魏无羡便伸手制止,道:“蓝湛,看我,你看我。”

蓝忘机睁开琉璃色的双眸,魏无羡在那双眼中看见了比对方狼狈不止十倍的自己,那抹倒影凄惨得几乎不成人形。

……丧心病狂又了无生气。

蓝忘机很慢、又很小心地静静道:“你……在不夜天城,祭出阴虎符,重伤三千修士。”

魏无羡继续问道:“我师姐呢?”

蓝忘机眉心一抽,低声道:“小金夫人……意外身殒。”

魏无羡一愣,继而浑身颤抖,最后干脆伏在蓝忘机胸前凄厉地大笑起来。

洞圌穴外头则响起了不明显的御剑飞行声,和稀稀落落的琴鸣。

蓝忘机眼神一厉。

 

Tbc。

评论(69)
热度(3135)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