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研不是奸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羨】來呀相互傷害呀02

讲一下有关含光君的称号:

有些捧油来问说叽在这个时期应该还不叫做含光君,但其实原作中有几个地方提到过,大约是射日之征时期有的,详情可见魔道新修版:

第62章风邪十三2(老祖羡称叽为含光君)↓


69章将离第十五5.71%(百凤山围猎时羡叫叽含光君)↓


71.43%(金子轩称叽含光君)↓


第71章将离第十五-3(未修及新修皆同)4.55%(路人称叽含光君)↓


9.09%(羡称叽为含光君)↓


因此在前世时叽就已经被世人称为含光君了,真的肥常早哦(但其实我也很好奇羡羡刚从乱葬岗出来为啥就知道叽叫做含光君)(八成听路人说的吧)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1. 原作墨香大大,OOC归我。 

2. 真的OOC不开玩笑。 

3. 怎么狗血怎么来。 

4. 此章走剧情略流水账。 

好来吧。 

 

02

魏无羡这厢还没笑够疯够,就被蓝忘机抄了起来往后藏。转眼一瞧,原来是姑苏蓝氏寻到这边来了,找的必然是蓝忘机。这事魏无羡听蓝曦臣说过,而他过去数十年也曾为此懊悔遗憾不已。他绝不愿让蓝忘机再次因自己而遭罪,眼下更没时间让魏无羡怨恨自己在不夜天城失手铸下的大错,故心思百转,已有了计较。 

魏无羡毫不犹豫地动了手。 

无论刚才蓝忘机已经做了多少次心理建设,以行各种大逆不道之举的准备,他都力有未逮。只因魏无羡趁着蓝忘机将自己护在背后时,无声地在他身上按了两张符,再一巴掌把人给拍晕。蓝忘机猝不及防加上体力不支,哼都没哼一声就往后倒向魏无羡。 

伸手抱住软倒下来的蓝忘机,魏无羡万般熟练地扬起空出的左手,哧地一声抽掉了对方的抹额,藏进袖里。侧过脸轻轻吻在蓝忘机发间,看着蜂拥进入山洞里的蓝氏门人,他悄悄地道:「蓝湛,我决定要跟你走了,快把我带回你家去吧。」 

闯进来的蓝氏门人纷纷举剑向他,无一不是想把魏无羡除之而后快的严正神情。 

他一手扣着蓝忘机的腰,一手握着那形状优雅的下巴,这幅情状看在为首的蓝曦臣和蓝启仁眼里,简直不堪入目,任谁都会立即认定是魏无羡在蓝忘机背后下黑手,要挟他为质。 

蓝启仁以剑指他,怒道:「魏婴,你放开忘机!」 

魏无羡道:「放开便饶我不死吗?」手上却把人抱得更紧了。 

另一蓝氏嫡系门人高声道:「魏无羡,你已在不夜天城滥杀无辜,罪不可赦!就算你挟持了含光君,仙门百家也不会受你胁迫!」 

魏无羡奇道:「既然我已是罪大恶极,人人当诛之,我拉着含光君给我挡一挡有什么不对?为何要放开他?」 

蓝曦臣听不下去了,满面寒霜地道:「魏公子,忘机待你⋯⋯未曾有愧,你又为何不能对他⋯⋯报以仁义?」 

魏无羡将目光投向蓝忘机既敬且爱的兄长,对方此时冷肃凛然的面庞格外像蓝忘机。而本尊却无知无觉地倚在魏无羡怀中,眉眼无端生出一股娴静柔和来。蓝曦臣一愣,不知是从他闪烁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 

「⋯⋯䕪芜君说得不错,含光君此举确实算是待我不薄。但魏某曾在屠戮玄武洞救过含光君一命,他此番以命相护,对魏某却也是该然的。」魏无羡缓缓道来,目光扫过蓝氏门人无不惊愕或鄙夷的脸,显然是对他恬不知耻地邀恩感到怨忿,但他恍若未觉继续说道:「如此两清,我自是无意伤害含光君,但须䕪芜君先答应魏某几个要求。一旦䕪芜君应下了,我愿发心魔誓,伏法受百家公审,不得有违,否则当受万鬼蚀身噬心而死。」 

蓝曦臣意味不明地盯着昏迷不醒的蓝忘机,目光在弟弟光洁而未系抹额的脸庞上转了又转,最后来到魏无羡脸上,接着缓缓道:「你亦须保证那几件事之中,无一可能为祸苍生、伤及无辜。」 

「自然。」魏无羡道,蓝氏门人听了宗主似有答应之意,纷纷要劝阻蓝曦臣,却见魏无羡已然以血起誓,阻止不及。 

「若此处还算妥当,那么魏某就直说了。」 

见魏无羡转眼看向蓝氏门人,蓝曦臣知他疑心重,便颔首道:「众位皆是我本家德高望重的前辈,没有什么不能听的。」 

魏无羡求了三件事。 

第一件,岐山温氏的温情姊弟一脉曾对魏无羡有恩,如今因穷奇道截杀一事,姊弟双双身殒,仅剩乱葬岗上的老弱残兵。但因血洗不夜天,以兰陵金氏为首的百家必不会放过这些人。是以魏无羡求蓝曦臣让他在夷陵寻一处山谷,藏匿温氏残部后设阵封谷,从此无人能进、亦不能出,算是了却温情姊弟对他之恩。 

第二件,阴虎符此物,凶煞之气过重、杀孽亦深,又除魏无羡外无一人懂得驾驭之法,若因他伏法而上缴,成为众家争抢之物,恐酿大祸。魏无羡决定将此物毁去,但毁去过程极端凶险,此时须有姑苏蓝氏全程护法,避免不肖修士趁机抢夺。 

前两项,生性宽厚谦和的蓝曦臣觉得并无甚出格之处,便应下了,但魏无羡所求的第三件事,却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但思及是为了蓝忘机,最终便没有拒绝。 

「蓝二哥哥,这一回你不用挨打啦。」 

魏无羡燃着他向蓝曦臣求来的梦貘香炉,抱着陷入深眠的蓝忘机,在蓝曦臣的监督下于寒室睡了一晚。他拟了不长不短的梦境,刚刚好能让蓝忘机昏睡七日,待他醒来,金鳞台大审应该也结束了。 

魏无羡松了口气般地心想:「虽然以后摸不着背后坑坑疤疤的二哥哥了,但能护他免受肉身苦痛、也不再让他孤苦地盼望十三年,怎么样都是好的。」 

这样想着,他便又在那人耳边呢喃:「我会回来的,蓝湛。我们在云深不知处会合,你不用急着到处找我,也别怕我不见。」 

想到蓝忘机那年在清河街头等他的模样,魏无羡一阵心疼,忍不住心猿意马地在那人鬓角上亲了好几下。 

天光渐亮,蓝曦臣绕了进来,而魏无羡早在那之前就放开怀里人,将蓝忘机放在在木榻上,摆出一个标准蓝氏睡姿。是以蓝曦臣进来时,并未见到什么有辱斯文家风之景,心想也许魏无羡并不如蓝启仁所说的那样,对蓝忘机心怀狎昵之意,只想对他万般折辱而后背信弃义之。 

魏无羡起身示礼,余光瞧见迈着小短腿跟着蓝曦臣进来的垂髫小儿,低声道:「多谢䕪芜君收留之恩。」 

蓝曦臣摆手道:「无妨。魏公子你也说了,稚子无辜,又有仙缘,让他拜入姑苏蓝氏门下也无甚不妥。只是,此子往后恐怕是不能让魏公子你亲自教养。」 

见魏无羡忧虑地皱起眉头,蓝曦臣复又道:「但也无须担心,此事我自有安排,定不亏待于他。」 

小孩似懂非懂地看着对话的两人,只知道大约在说自己的事情,却又不敢插嘴,倒是在眼珠乱转之间注意到了木榻上的人。只见温苑怯生生地喊着「羡哥哥」然后抱住他的腿,若有所思地看着闭目沉睡的蓝忘机,好奇而天真地问道:「爹爹生病了吗?一直没有醒。」 

若不是场合不对,魏无羡真想满足地笑一笑,他瞥了一眼面色古怪的蓝曦臣,拍拍温苑的头道:「不是爹爹,是含光君。他没生病,只是太累在睡觉。吶,羡哥哥这几日要出门办事,阿苑要乖乖的,听这里的叔叔前辈的话知道吗?」 

「羡哥哥是要回去找外婆吗?还有四叔公他们⋯⋯」温苑欣喜道。 

「不是,羡哥哥使坏打了人,现在要去给人家认个错、道个歉,这就回来了。还有,阿苑以后是蓝家人了,要一直住在这里,不能老是想着外婆和四叔公他们吶。」魏无羡哄道,把他抱在怀里晃了几圈,温苑就因梦貘香炉的影响而睡去,蓝曦臣则默许了魏无羡把温苑放在熟睡的蓝忘机身边,乍看之下颇像一对安详融洽的父子。 

次日,姑苏蓝氏昭告天下,蓝氏门人已随含光君寻到了不夜天一案后逃逸的夷陵老祖魏无羡。此人于血洗不夜天后,杀性大发,纵阴虎符下千百具凶尸,回头杀尽了乱葬岗上的温氏残部,只为壮大其走尸军团。甚幸含光君蓝忘机实时赶到,力战魔头魏无羡,虽因而重伤闭关,却趁此剜去魔头金丹,让魏贼从此再无灵力傍身,几成废人,只能认罪伏法。 

姑苏蓝氏为祭因夷陵老祖而死的仙家英灵、给受魏无羡欺凌的仙门世家一个公道,将魏贼周身绑缚以捆仙锁链、下禁言,扭送金麟台召开仙门百家公审。 

彼时修真界常有人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真是天道好轮回,罪孽深重的杀人魔终有受审之日。 

Tbc.

评论(39)
热度(1444)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