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4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心满意足地啃着@歲綠太太的双更,简直狼血沸腾。《天命難违》真是太棒啦!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有糖有糖。

  2. 继续狗血,继续OOC。

  3. 来上车前我们从独轮开始。←你滚

 

04-1

刚领完初次戒鞭的魏无羡步履蹒跚地拖着捆仙锁链,跟在两个年轻蓝家子弟后头走出东室刑堂,而魏无羡背后也跟出了两个,总共四个披麻带孝的小孩儿满面严肃地看守着他。即便他已不能发声、也毫无作怪的体力,他们也不敢大意,态度有条不紊又战战兢兢,显然是对恶名远扬的夷陵老祖戒备至极。

魏无羡觉得,这四个表面不说、内心却明显哭丧着脸的小朋友,配上自己当前半死不活的惨样,简直像是出殡。

他心如死灰地想,蓝湛当年受了三十多鞭,真是太可怜了,若没有受过是绝对不能想象其惨痛程度的。

第一鞭打在身上时,他先是一楞才感觉到钻骨蚀心的痛;挨到第六鞭,他勉勉强强知道自己还吊着口气;到了第十鞭,魏无羡已经是眼冒金星的半昏厥状态了……简直不敢想象还有下一次。他现在只想尽快走到云深不知处后山、据说是以后居所的拘灵阵处,随便找个还算平坦的地方趴下来挺尸。

明天蓝湛要来探望他呢,魏无羡自我安慰道,得睡饱一点才好打起精神跟蓝湛多说一会儿话……虽说可能只是无声比划──这姑苏蓝氏的禁言咒实在可怕,不但让他无法说话、不能吹笛……连吃饭接吻都不行!这样他还怎么跟二哥哥这样那样……真是光想想都觉得前途灰暗啊。

正当魏无羡满脑袋乱七八糟跑马,藉以忘却肩背上火烧般的疼痛时,五感灵敏的他瞬间发现了前方有什么不对劲。

一抹白影如鬼魅般晃过眼前,直闯前方不远处如器械库模样的建筑,在静谧无声的黑夜中,彷佛一朵美丽到惊心动魄的雪白茉莉。但那迅捷无论的速度绝对不该出现在眼下、和此处。

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是谁胆敢……咦那不是蓝湛么,还是喝茫了的。魏无羡只一眼就看出来了,微微地纳闷着蹙起眉:「蓝湛明知一旦喝了酒,会干些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出格事儿,怎么还一个人喝了真是…...要喝也不找我……哎糟了!」随即想起什么似的瞳孔一缩,碍于不能发声,便疯狂摇晃身上的捆仙锁链,甩弄得叮叮咚咚一阵乱响,拼命要守着他的蓝氏门生去看蓝忘机。

门生受他惊扰,也发现了前方异动,但含光君在云深不知处显然积威深重,是以所有人都知道他疾行了、犯禁了,却无一人吱声、遑论上前拦阻。

魏无羡忍不住了,趁其不备猛地甩开拉着锁链的门生,拖着沉重的捆仙索叮当了一路,「喧哗」着冲向已经砸开器械库的蓝忘机。背上的疼好似全忘了,满心只想着千万不能让蓝忘机干傻事──真是自己大意了,他怎么就以为,只要没有身死于三年后的乱葬岗围剿,蓝忘机就不会往身上摁铁烙了?既然这人三年后都能疯魔执拗至此,年岁更轻的现在自是加倍血气方刚、性情骄烈了。魏无羡还能不知道蓝忘机吗?表面上看着如千年不化的霜雪,都是装的、藏在层峦迭嶂的严苛家规之下。但烈火般的内里总能把魏无羡从头到脚、乃至于神魂都焚烧成灰。

伸手抓住蓝忘机时,他气急败坏地心想:「不是早耳提面命告诉你我会回来的吗?不是让你不要着急乖乖等我吗?现在这副了无生趣的麻木模样是当我死了吗……啊呸不要乱讲话!」

可惜魏无羡苦于不能发声又肉身带伤,完全抵不过醉酒后劲道更大的蓝忘机一根手指,在争抢着蓝忘机手里的温氏铁烙时,魏无羡硬是拖着眼前人摔倒,那太阳纹便好巧不巧地按到了魏无羡腰上。

魏无羡:「……!!!」

他疼得疯了,喊也喊不出地从喉咙里闷出两个凄惨的呜噎,双手不受控制地缠上扑在他身上的蓝忘机后颈,捆仙索一并套了上去,浑身剧烈颤抖不歇。斯情斯景,顿时弄得要上前扯开两人的年轻门生纷纷停手,一时不敢轻举妄动,以为魏无羡要伺机掐蓝忘机。

魏无羡倒是没想那么多,迷迷糊糊地望着漫天星斗的夜空发愣──这天杀的太阳纹,本以为早年烙过一次起码皮肉该耐疼一些,结果完全没有嘛,还跟着戒鞭痕一块上,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他痛得都要没知觉了。

嘶……这辈子身上烙了两个太阳纹,两个。要不要那么倒霉?要不要?

自从上一次难吃到吐的蓝氏家宴,魏无羡已经很久不曾体会到生无可恋的滋味了。

但蓝忘机似是认出了他,当魏无羡感觉到两片唇瓣一分,对方便扔了铁烙,伸手捧住他脸,认真而赤裸无比地端详,小声道:「魏婴?」

心知是蓝忘机解了他禁言,魏无羡便气若游丝地哀声道:「蓝湛,我疼……」一边往对方怀里挤,企图寻求安慰。

蓝忘机微微慌乱道:「哪里疼?」说着便要查看。

魏无羡道:「背上,我背上都是血,蓝湛你摸摸。」待蓝忘机顺着他的话伸手,便又状似疼极地猛然缩进对方怀里,悄声道:「哎唷轻点!你弄得我好疼,疼到要叫啦,可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你真可恶。」

蓝忘机一脸因知错而羞愧地望着他,盈盈的目光好似唯恐魏无羡生气。于是他打铁趁热道:「你故意逼我犯禁,那么可恶,该罚。」

蓝忘机顺从地点头,道:「罚。」

魏无羡道:「我罚你什么你就做什么?那你带我回静室,小心点儿背我、好好地服侍我清理伤口擦药,要是做得不好了,就继续罚。」

蓝忘机又点点头,随即万分温柔地将魏无羡捧了起来,像对待珍贵的瓷器般把人轻手轻脚地放到背上,风驰电掣地回到静室。

魏无羡伏在他背上,鼻尖满溢着他熟悉的清冷檀香味,满心贪婪不愿放开。抬眼,他定定打量着他俩同住了许多年的地方,状似有些怀恋和遗憾地垂头,对蓝忘机说道:「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你再犯,还要罚。」

蓝忘机道:「……。」

蓝忘机:「嗯。」

于是魏无羡这个受刑人毫无顾忌地趴在静室木榻上当大爷,待蓝忘机给他洗净伤口、上好了药也换了干净的衣服,便满意道:「做得不错,给你奖励……但你知道我是谁吗?」

蓝忘机专注地看着他,恬淡如琉璃的眸子此刻漫溢着汹涌的情绪,笃定道:「魏婴。」

魏无羡眼角余光瞟到翻倒在琴桌边的天子笑,酒鬼样地深深嗅了一口混杂着檀香的清冽酒香,再一脸惋惜地回头对蓝忘机道:「再说一次,我是谁。」

蓝忘机用力重复道:「⋯⋯魏婴。」

魏无羡再道:「魏婴如何?」

蓝忘机几乎是要扑到他身上了,宽阔颀长的肩背将魏无羡困在床榻里边,炙热无比道:「我的。」

魏无羡一脸受用地颔首道:「想要吗?」

蓝忘机深深地看着他,喘了口气,吐出的两个字彷佛是嚼碎了吞下去的:「……想要。」

魏无羡忽然笑了,方才苍白狼狈的形容此刻散发着极度吸引人的神采,蓝忘机正看得目不转睛,魏无羡便撑着手肘起身,直截了当吻住了正对着他发呆的美人。

魏无羡笑道:「想要就给你,尽管拿、全部拿去。」

最好一丝也别给他留下。

第四章後半

 

Tbc.


不要期待不是車。(你走開)

评论(48)
热度(1435)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