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5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昨天危险驾驶对不起大家呜呜。

  2. 忘羡爱爱爱不完。

  3. 努力不懈OOC。

  4. 之后只糖不刀真心不骗。

  5. 看到刀的人一定眼睛不好。

05

由于怕颠动太大弄疼魏无羡,蓝忘机走得稍微慢了些。虽也堪称行动如风,仍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后山拘灵阵。踏进去的时候,蓝忘机明显感觉到浑身一重,却是魏无羡身上的捆仙索变得更沉了,上头镌刻的咒文和阵法上的灵纹密密镶嵌在一起。表示魏无羡一入阵圈,就再也出不了这方圆五里了。

昏昏欲睡的魏无羡直到被小心地放到榻上,才有些疲惫地睁眼。他环视周围,竟是一处清幽至极的竹舍,甚至比他在夷陵乱葬岗上,同温家修士共同搭建的破茅屋子还要好。真不愧是姑苏蓝氏,名门大户的,连关人的地方都比别人的高了不只一个档次。

让魏无羡微微惊喜的是,榻边上方半掩的窗户外,除了晕进来的柔和月光,尚传来一阵若又似无的玉兰花香,在夜里幽幽芬芳。想到藏书阁外也是一株高高的玉兰花树,魏无羡禁不住想往外看,便支起身。

蓝忘机按住他,让魏无羡趴在榻上,接着解他衣服。残花败柳的伤号魏无羡略恐慌地望过去,抬手要挡,求求含光君高抬贵手饶他一命。蓝忘机淡声道:「上药,你有几根骨头裂了,别动。」

魏无羡就安下心来,却又没有耐性完全趴着不动,忍着疼痛转过头,促狭地瞅着认真给他擦药的蓝忘机。其实魏无羡没想说什么,纯粹欣赏这雅正端方的月下美人,却感觉嘴唇一松,蓝忘机居然又解了他禁言。

魏无羡道:「含光君,我的衣服可不是随便给人家脱的,脱完了你要负责啊。」

蓝忘机手上动作一顿,才又继续施为,轻柔地不弄痛魏无羡,一边道:「别闹。」

魏无羡一听便乐了,是说无论怎样的蓝忘机他都喜欢,但眼前这个,还是那青涩会害臊、过度正经严肃的小蓝湛,便不由得魏无羡不心生爱怜,更多的却是想好好撩他、调戏捉弄一番的坏心眼。

他煞有其事道:「我没闹呀,谁看了我身子我就要娶谁做媳妇儿的。蓝湛,你早在屠戮玄武洞就把我看光啦,注定要嫁给我的。」

蓝忘机在他背上四处游走的指尖火烫,想来是给他撩得臊了,却不知道如何应对他的胡扯八道,所以默默不说话。背上擦完了,蓝忘机稍稍给他接好了骨,又伸手去解他腰带,应当是看见那雪白里衣下的烙印了。

魏无羡心底一突,便眼疾手快地去抓蓝忘机,故意在他手心里挠了一下。蓝忘机果然一惊抽手。魏无羡嘻嘻道:「对不住呀含光君,我忘了你不喜接触旁人的。但你也太心急了,我可是重伤员呢,要洞房改天再说吧。」

虽然很细微,但魏无羡却知道,蓝忘机必定会因为他说的某个词而沉下脸色。只见他一语不发,闪电般出手撕裂的他的腰带和下衣,露出里头狰狞的太阳纹路,往外翻卷的新鲜嫩肉部分焦黑、部分鲜血淋漓,直把蓝忘机看得花容失色,俊美的脸庞上彷佛要凝出冰渣。他不明显地哆嗦了一下,褪成樱花白的嘴唇微动,道:「这伤,我……」

魏无羡赶忙打断,尴尬地憋出一句:「含光君你晕血呢?我好疼的,要擦药赶紧的。」

蓝忘机端来水盆,给魏无羡洗净伤口后继续涂药。中途缓缓低哑道:「方才门生跟我说了,兄长让我明日去处理修整器械库之事。还让我自行罚抄家规,除了不可疾行,尚有禁酒。」

魏无羡沉默。细腻聪敏如蓝忘机,想必看一眼就知道他腰上的太阳纹怎么来的了。也不知道这律己严峻、到近乎苛刻的蓝忘机这下要怎么惩罚自己,绝对不可能只抄书了事的。这厢魏无羡还在寻思,该怎么妙语如珠逗得美人展颜,蓝忘机便突然抓住他的手。

蓝忘机臂力惊人,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因此魏无羡是突感一股巨力几乎扭断他的腕骨,对方才陡然松开。魏无羡顺着蓝忘机那可说是目眦欲裂的眼光看过去,恰好瞧见自己松脱的护腕下面,晃着一条指宽的卷云纹白缎。

那是魏无羡一直缠在手上的,蓝忘机的抹额。

魏无羡笑道:「含光君这么紧张做什么,这是你那天在山洞里给我的呀。何况你不是好多条抹额么,就送我一条呗。你让我好好收着,我都不敢弄脏弄丢呢。」

蓝忘机道:「摘下来。」

魏无羡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蓝忘机冷若冰霜的看着他,厉声道:「摘下来!」

魏无羡不可置信地回望,却是不怕漫天扯谎地脱口瞪眼道:「我不,你自己给出去的凭什么反悔。」反正蓝忘机当时让他拍晕了,他就能咬死不认那抹额其实是魏无羡自己拿的。

但蓝忘机的反应为何跟他预料的不一样?难道被暗恋已久的人响应感情的时候,不应该高兴,反而要大吵一架还是大打出手的么。虽然这次依旧不知道蓝忘机当时,在山洞内跟他说了什么,但按照含光君内敛的性格而言,绝对可以算是表白心迹了吧!莫非真的没告白?怎么可能!

就像烧纸钱的问题一样,哪怕蓝忘机从未承认,但魏无羡敢笃定蓝忘机绝对是给他烧过的!

魏无羡决定自己应该更直接一点,严肃道:「含光君,我知道你先前想问什么。咱俩刚在静室里怎么了,你是能猜到的。我告诉你蓝湛,要是你没给我这个,我会忍着……那样吗?我魏无羡跟天借胆吶。」

蓝忘机突然道:「……你要我如何?」

还能如何?当然是从今往后大大方方地跟他互敬互爱、没羞没臊地天天啊!魏无羡忍着没咆哮出来。蓝忘机继续道,声音明显颤抖:「如何都行……是我不该伤你、辱你。」

我巴不得你……我呢!魏无羡气得差点七窍流血。

好吧,这个蓝忘机……太纯情了。若要像观音庙那回一样地表白,他会受不了。

魏无羡反省道,是他孟浪了。还对感情那么生涩、却又那么认真的一个人,当天大的喜事无缘无故砸到身上,是万万不敢轻易相信的。

在那年观音庙里的蓝忘机,会那样热情地回应,是因为苦等太久,历经太多失望终至绝望,才会在失而复得后分分秒秒都不敢错过、一步也不离开魏无羡身边,就算被他笑着凌迟了一路。

但那是已经百炼成钢的蓝忘机啊。

魏无羡是绝对舍不得让小蓝湛再一次变成那样的。于是道:「暂时没想到,再说吧。蓝湛,你看我,我问你个事。」

蓝忘机专注地看着他,但激动的情绪显然尚未恢复,余波仍在淡色双眸中摇摆。

魏无羡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的处境,是因为你没把我藏好护好,才变成这样的?」

蓝忘机没有答腔,但瞳孔明显震了一下。

魏无羡又道:「你觉得我领戒鞭、被禁言、遭囚于云深不知处的拘灵阵,都是因为我遭逢巨变深受打击,这才心神恍惚被迫接受的公审结果?」没等蓝忘机反应,他深一口气,道:「你错了,我是自愿的。你当初让我跟你回姑苏,我想回,所以我现在回了。」

蓝忘机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随便做的决定,我是想过的。从前我仗着元神霸道强悍而统领百鬼,大杀仇家和对手。就算明知修鬼道损身、损心性,也从来不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可能总有一天会遭天谴。我听人说,那叫未知苦楚、不信神佛。」魏无羡说到此处停了下来,像是若有所思。须臾,他瞇起眼睛对着蓝忘机笑起来,眉宇间戾气散尽,顿时把那双黑眸里的笑意凝得很深很深:「……但我现在知道苦楚了,所以想求一个好因果。」

蓝忘机说不出话来,垂在身侧的手指抽搐了下,不知是否妄想抚过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魏无羡道:「所以现在这样很好,蓝湛。我是真心想待在云深不知处的,我不委屈、也没有不甘愿。」

他早就知道世间有很多穷尽一切也改变不了的事情,比如江家覆灭、比如失去金丹。而这些的凄惨,并不只是背水一战或奋力一搏仍不能力挽狂澜,有时候反抗的下场往往更为残酷。就好比,魏无羡在誓师大会上,为了自己在穷奇道的冤屈辩驳而自卫,结果累得江厌离惨死、他自己失控崩溃;而蓝忘机在夷陵荒野的山洞前,为了魏无羡而打伤蓝家人,便只能低头接受戒鞭和三年禁闭……以及出关后面对魏无羡的灰飞烟灭。

他们都曾经反抗、受伤,然后绝望。

但永远有不让情况更坏的方法。那就是,踏实地迈过那道坎、守着那些伤,并且无伦如何都要,惜取眼前人。

所以魏无羡现在,只想好好爱他。于是对着蓝忘机道:「以前江澄说我有英雄病,他还真没说错。我做那些事情,原意是求无愧于本心……却绝对不是做来给自己、还是什么把我放在心里的人,添堵的。」

魏无羡觉得自己说到这个份上,蓝忘机绝对不可能会错意了。只见他白皙的耳朵慢慢爬上蔷薇色的粉红,随着魏无羡不停地盯着他看,那终于成了鲜嫩欲滴的深红。

蓝忘机艰难地道:「你……不必顾虑。」

魏无羡道:「怎么不用顾虑了,我稀罕的人怎么就能不顾虑了?」

此时外头响起了低沉的晚钟,回音古朴绵长,但没响两下蓝忘机便迅速站起身,别开头道:「亥时到,休息。」

魏无羡挑眉,好吧这次先放过你,反正来日方长。嘴上仍调笑道:「钟都没打完,含光君怎么知道是亥时啊?」

蓝忘机忍着听完了钟声,没看魏无羡一眼,只道:「……亥时。」

魏无羡便坐起身,道:「趁着我还站得起来,送含光君一道吧。」

蓝忘机阻止道:「夜露深重,冷。」转身便走。

魏无羡便没动,好整以暇道:「蓝湛,你还没禁言我呢。」

蓝忘机顿住,似是有些不情愿地转身,才要掐诀,就被魏无羡拉下脖子吻住了。

须臾,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那虽然步履沉稳、但显然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满愿足地趴着睡了。

Tbc.

有沒有甜!

下更预告:

  1. 开始辣眼睛的夫夫日常。

  2. 销毁阴虎符大概有点无聊懒得写。

  3. 不如开车。←喂。


评论(55)
热度(1573)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