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研不是奸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羨】來呀相互傷害呀07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哈哈哈哈果然被吞掉了,我晚點來研究怎麼放超連結。

 另外想請問各位太太,有什麼簡單易上手的小黃文存放地推薦? 

我記得不老歌好像要邀請註冊⋯⋯哭哭。 不知道FC2各位能不能進,或不老歌。

 食用前注意事項:

1. 一定是因為我太想開車了所以變這樣(眼神死)。 

2. 我不敢打不實廣告說都糖了,改成半刀半糖嗚嗚嗚 。 

07

记性不好的魏无羡很犯愁。

其实吧⋯⋯过去每次在共情里看见初入鬼道的自己,那总是一脸高深莫测唯我独尊的狂妄嘴脸,他就只想冲上去拳打脚踢把人好生修理一顿,再一巴掌搧回娘胎里去重新做人。所以如果蓝忘机要跟那个他算算旧帐的话,那大约只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下场。

但的确那个自己曾对蓝忘机说过很多混账话,魏无羡心里有数。所以看眼前美人面无表情却是一脸郁郁,他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大约是说过什么「我心性如何你管得着么凭何阻拦我修鬼道」等甚至更不客气的什么⋯⋯之类。

于是他若无其事地拿起筷子继续吃,故意无视蓝忘机又递过来「食不言」的谴责眼神,说道:「你要是不知道我心性如何,干嘛对我这么好。而不是像其他仙门世家一样,当我过街老鼠痛骂啊。现在熟悉我的人都死光了,没死的恨我入骨……除了你,还有谁会对我好么?虽然我是真的记性奇差,到底还是知好歹的。谁对我不好谁对我好、对我多好……含光君你不说,就当我不知道了?」

蓝忘机见他吃好了,把碗筷碟子收进食盒里,又从袖中拿出几卷书册递给魏无羡。他不动声色接过来,却不欲蓝忘机藉此转移话题,续道:「我还怕你对我不好呢,蓝湛。十五年后我出了姑苏,大概还是这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样子,谁来找我报仇我都要遭殃的……那时候你可要罩我,没你我不行的。你想啊,要是江澄千里迢迢从云梦来杀我……」

话没说完,蓝忘机寒声打断道:「我在,不会。」

魏无羡立刻顺杆爬道:「你保护我啊?」

蓝忘机颦眉不语,却未否认。魏无羡又笑逐颜开道:「你看吧蓝湛,我说你是知道我的,也是会保护我的……你把我放在心里,我都晓得。」

蓝忘机一直垂着眼没说话,只是把魏无羡拉到榻上,开始每日例行的洗伤擦药。快擦完了药,蓝忘机帮他把衣服拢好了,才道:「⋯⋯没让我去公审。」

魏无羡一惊,惨了。但噢,原来是这样。

昏迷这么多天他都忘了有这件事情。既然都被捏造了梦境,蓝忘机一定知道是他动了手脚,才会昏睡七日错过金麟台大审的,但魏无羡完全没准备面对蓝忘机的兴师问罪,这问题不是应该早就……一定是泽芜君坑他!

蓝曦臣在寒室里优雅地打了一个喷嚏。

蓝忘机又道:「香炉令我昏睡七日。兄长让我问你。」

魏无羡只好哑然。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分明就是他自己伤害了蓝忘机对他的一片维护之心嘛。当时心急地不想让爱人重蹈挨戒鞭的覆辙,才连问都没问过蓝忘机一句,以为一股脑把事情全揽到自己身上就算完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魏无羡犹犹豫豫地开口道:「那个公审⋯⋯含光君你⋯⋯虽然嫉恶如仇却也大公无私,肯定是会帮我说话的,可他们人多势众,我名声又不好听⋯⋯就。」然后说不下去了。

蓝忘机安静了须臾,轻声道:「你一个人,就受得了。」顿了顿,更轻地问:「是顾虑⋯⋯我。」担心他修为不够、冷静不足,还是对世家大族争权夺利的手段过于不屑所以一无所知?

魏无羡登时想抽自己一巴掌——他那天说的顾虑不是这个⋯⋯却也是这个意思。

明知道蓝忘机自责没有在山洞那里护住魏无羡,他还用那梦貘香炉下的暗示告诉那人说,没关系,知道他年轻、没经验,所以乖乖等魏无羡回来就好。

可是,他又让蓝忘机用什么心情等自己回来呢?

而且对方想必发现了,从魏无羡近日涂出的手稿便可略知一二。现在的魏无羡博闻强识、涉略广袤而无奇不有无所不包、甚至境界都隐隐超过蓝曦臣,只是超过多少蓝忘机暂时还看不出。换句话说,即便肉身孱弱、修为也不算深厚,魏无羡要不打草惊蛇地闯出云深不知处大约不是不可能……但他仍乖乖待在拘灵阵里不作怪不闹妖,甚至一天到晚要给蓝忘机付出这个代劳那个,反而让蓝忘机这初识情爱的雅正君子不知所措⋯⋯甚至于以为,魏无羡只是看出了他的心意、知道还有人对自己抱以真心和赤诚,所以一无所有的夷陵老祖便穷尽一切地报恩。

如果三十六岁的蓝忘机都曾这样误会过,没道理二十岁的这个就能一秒钟接受魏无羡直白的心意了。但还好他这辈子早安排妥当,不会让江澄碰到随便、他也不会进金光瑶的藏宝室乱转⋯⋯谁都不会知道他把金丹给了别人。否则蓝忘机还不⋯⋯唉。

难怪蓝忘机近来总是一脸「你想我如何都行」、「你无事我就别无所求」的妄自菲薄样儿。背地里却卯足了劲地修行,大有企图一举突破境界结婴的意思,简直不要太拼。这似乎不该奇怪,毕竟倘若连心悦之人都无法护其周全,蓝忘机是不会原谅他自己的。

魏无羡还真是满心无可奈何。

还报恩呢,魏无羡自认没有那么伟大、人生苦短没那么多时间浪费,绝对不会因为可能会被打残、再也不能使用鬼道、家破人亡等种种理由而在悲痛过度的情况下但求一死,就这样把自己给了蓝忘机——戏弄也好报恩也好,反正「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或「哎反正都要死了不亲白不亲。」嘛。

⋯⋯他有那么无聊吗?

可惜蓝忘机肯定觉得他就是那么无聊、魏无羡就是全天下最无聊,无聊到可以不分天时地利人和地捉人就撩,所以撩到蓝忘机也只是刚好而已⋯⋯但他真不是!魏无羡愁眉苦脸地心想:「我就真的只是想跟你走、想让你带我回家而已啊,蓝二哥哥。」这样,他就不怕、也不会一条路走到黑了。

蓝忘机见魏无羡沉默,遂一字一顿道:「以后⋯⋯不会了。」

他无法不去恨自己没有保护好魏无羡、更怕十五年后依旧保护不了魏无羡。瞧瞧那张沉鱼落雁的脸,平常总是挂着「不要靠近我」、「不要跟我说话」的严肃模样,到了魏无羡面前就成了「你不要撩我」、「你不要装做那么喜欢我」的落寞。

魏无羡虽自认功力不如读弟机蓝曦臣,但堪堪二十岁的蓝忘机在他面前,心绪波动几乎是赤裸而无所遁形的。看不得他那灰心丧志的表情,于是道:「那我下半辈子就都靠你了,含光君。我看你干脆修仙吧,顺道把我的份一起修了⋯⋯怎么了你不是知道我没了金丹么,所以也挺遗憾的⋯⋯不如蓝湛你让我看看修成了仙,是不是就厉害得真能上天了?」

蓝忘机思索没有很久,便定定看着魏无羡道:「嗯。」

魏无羡笑了几声,他想到那年在姑苏听学时,他们到彩衣镇除水祟,蓝忘机肃然问他「此剑何名」的情形。他印象中,当时自己因为终于被蓝忘机正眼瞧着攀谈了,所以内心受宠若惊又雀跃不已。可惜后来⋯⋯他再也使不出那万丈惊虹了。所以若能看着蓝忘机登临天道之顶,也是很不错的。

眼看一个时辰要结束,魏无羡不欲蓝忘机就这样离开,决心再好好撩一撩,于是道:「蓝二公子,你方才是不是说⋯⋯在香炉梦境里睡了七天啊,要不要跟我说说你都梦见了什么?」

蓝忘机一呆,顿时耳垂殷红如血,眼睫颤抖着不敢看魏无羡。心中好笑的他便把坐在木榻另一边的蓝忘机搂过来——仗着他身上有伤,他想怎么轻薄就怎么轻薄蓝忘机,美人总是一脸羞愤地没反抗。


一輛滑板車,全文見連結可是好像大家都進不去,那微博呢qq。


魏无羡亲了半天,终于等来了他要的反应。便松开蓝忘机,只见那白皙的俊颜上含羞带怯仍眉目含情、秋波盈盈欲说还休的模样,魏无羡伸手往美人的那處捞了一把,再轻捏一陣,恶劣地坏笑道:「刚刚是不是才说……跟我不熟?嗯?」接着靠在那人红得要滴血的耳垂边吐气如兰道:「那么含光君……想不想跟我好好熟一熟?」

蓝忘机睁大眼睛看着他,仍旧清冷的神情掩盖不了他凌乱的呼吸。魏无羡忍不住又亲上去,却突觉双唇一紧。原来是蓝忘机猛地禁言了魏无羡,而美人跳下榻就往外跑。

魏无羡目瞪口呆地望着,心想:「这、这这……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便追了上去。

蓝忘机红着眉眼散着领口慌慌张张跑出了竹舍,倒是魏无羡衣冠楚楚地在后面追,活像一个登徒子意图对大家闺秀有所不轨。当蓝忘机往外跑出一段后停下来,转头看着魏无羡时,不知为何吃了一惊,再次转身逃去。

原本已随着蓝忘机停下而停下的魏无羡哭笑不得,只能再追。他可不认为这样有碍观瞻的蓝湛适合在云深不知处里乱转。但身上锁链太沉,定是追他不上的,因此魏无羡心计上来,脚一软便往地上摔。

Tbc.


大家都跟我說沒有甜回來你們好壞喔嗚嗚嗚嗚。

我們幹嘛相互傷害😭😭(你不要臉)

评论(60)
热度(1091)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