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8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07被吞後我試了P站連結,大家走看看:07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私设高耸入云且拒绝考据模式。

  2. 含光君不要怂就是「逼──」!

  3. 来咱们无聊地走个剧情。

  4. 不知道中间一小黄段子会不会被吞好紧张。

08

五感灵敏的蓝忘机听出异响,立刻掉头,提气猛纵才及时捞住魏无羡。只见他一脸苍白痛苦的样子,不知是不是旧伤崩裂得立即上药,吓得蓝忘机赶紧抱他到一边被魏无羡称为「望夫石」的青绿大石上。他脑门一冷,念頭顿时就消下去了。而魏无羡鼻息不稳地靠着蓝忘机,缓了缓心跳,抬眼一愣,两人才发觉已追到了拘灵阵边缘。

魏无羡假意摔倒后才后知后觉这其实是真摔——适才因燥热和一股兴奋劲儿生出的体力,在捆仙锁链的禁锢下溃不成军,要是蓝忘机真没来得及抱住他,接好没多久的骨头非得再断一次不可。但也正因为是蓝忘机,魏无羡才每每有恃无恐地作死。

蓝忘机审视了他一会就决定把魏无羡抱回竹舍,魏无羡拦着不让,再耗下去肯定超过一个时辰了⋯⋯他暂时不想违背对蓝曦臣的承诺好让蓝家对他印象更糟,还是乖乖把人放了吧。如此想着,便伸手去把蓝忘机松垮的前襟系好抚平,待他极其自然地要为蓝忘机整冠时滞了一下⋯⋯魏无羡曾经日日为道侣束发整冠,只是现在似乎⋯⋯正在犹豫间,蓝忘机竟默默低头,居然默许了魏无羡的动作。

⋯⋯这代表蓝忘机要让他拆抹额了!这个进步简直不要让人太高兴啊!

于是魏无羡喜孜孜地要蓝忘机背对他坐下,熟练地散开他乌黑如瀑的发、再轻柔地解下抹额后,从怀里取出魏无羡自制的小竹梳,就给蓝忘机顺发起来。手脚倒也未生疏,不一会就又弄出了个雅正端方的含光君,抹额配得再端正也没有。

蓝忘机站起来转身看向魏无羡,他就伸手勾住随风而动的抹额飘带尾巴,放在唇畔摩挲着像是亲吻,两眼弯弯地笑着回望。

蓝忘机睫毛一颤,才道:「背上。」

魏无羡知道对方担心他伤口裂开,想说反正摇头安慰无用,干脆解开自己的上衣让蓝忘机检查好安个心。蓝忘机赶忙制止,抿着唇道:「⋯⋯回去再脱。」

就像魏无羡不愿让脸上还带着诱人春色的蓝忘机光天化日下在云深不知处乱走,蓝忘机也不想让魏无羡幕天席地地脱衣⋯⋯哪怕周围根本不会有人。魏无羡登时乐了,一手把蓝忘机拉到他胸前,让他下巴靠在自己肩上、另一手则三下五除二把上衣脱了,再展臂往美人后颈上一勾,大功告成——这下只有他的二哥哥能看见他身体了,怎么样?好不好?别拖拖拉拉地回竹舍了。

蓝忘机心知是魏无羡戏弄他,呼吸乱了一拍,却也没忍住不去看眼前疤痕狰狞的裸背,心弦一扯,便压下纷乱的思绪细细抚摸检查起来,酥麻得魏无羡时不时扭一下。最后还是蓝忘机不放心地从袖中拿出药膏,往魏无羡身上还在长新肉的疤上全部抹过一遍才罢休。

代价就是浑身燥热地忍受魏无羡在他耳边时粗重时细碎的鼻息⋯⋯活像是最情动时失语的寂静呻吟。于是双双又抱着温存了片刻以抚平激动,直到过了辰时两刻,蓝忘机才放开魏无羡,面色古井无波却明显是依依不舍地走了,在小径上的白衣身影每三步一回头。

魏无羡拾起他今早遗落在草丛里的小竹管按在唇边,像是山谷中放牛的少年,因初次慕少艾而呜呜吹着给河边洗衣少女以示心动的情歌,一路目送那俊俏的身影远去⋯⋯哪怕那首心中荡漾的悠扬旋律始终寂静无声。

蓝忘机宛若仙人之姿的飘逸背影终于消失在小径尽头,魏无羡又一个人坐了一会,这才游手好闲地回了竹舍。先是晃进他几天前兴致勃勃搭小祠堂,把江枫眠夫妇和金子轩夫妇都拜过一遍,上了炷香,才慢悠悠地绕进室内,坐到小小的写字桌边就拿起蓝忘机给他的书册翻看起来。

要是江澄在此,肯定会以为魏无羡给蓝家人的什么英灵还是祖辈夺舍了。

但魏无羡自认过了两辈子,该看淡的事情早该看淡了⋯⋯说起来除了蓝忘机,还真没什么事情能让他上心。只是此番既然回来,魏无羡觉得自己应该改改当初那颓废的模样,除了销毁阴虎符,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譬如他曾亏欠甚多的金凌和温苑。

因此,当他把江家人的牌位都有模有样的刻了一遍——当然顺便把江澄的一起做了,以后有机会再拿出来用;金子轩的他则想了半天,也看在江厌离的份上不情愿地刻了,毕竟师姐总是希望能与那人同心百年的。魏无羡便打算用书信的方式,多多少少给予那两个小的一点正常的、纯真的孩子们应该有的童年教育。温苑已经成为蓝愿,魏无羡不用担心,但是金凌⋯⋯无论是养在工于心计的金光瑶身边,还是让整天活在阴郁悔恨里的江澄带着,他都觉得大大不妥。

因此除了研究阴虎符,魏无羡每天都变着花样给江澄和养育蓝愿的蓝家长辈写信,内容不外乎是各种有趣的童玩和孩童间的游戏,却能配合玄门修炼已达到寓教于乐的成效。他相信江澄就算恨他怨他至极,也不会轻忽对金凌的修为打基础的。

话说回阴虎符,要万无一失地在四个月后销毁阴虎符,魏无羡决定放弃过去的作法,不再单以元神压制其怨气时用地火熔去,而是先祭祀渡化,待阴虎符怨气不那么强烈后,再进行销毁。理论上可行,但他需要大量数据左证,于是就请蓝忘机帮他借了一堆书。

而那堆书册当中⋯⋯果然有久违的《乱魄抄》。

原因无他,正是魏无羡特意借了这些看似邪门无比,但说穿了只是和玄门修真完全不同系统的修炼法门⋯⋯在他眼中顶多算个异志奇书的各种文献残本。至于如何得来,其实是魏无羡自从昏迷中醒来不久,就状似漫不经心地向蓝忘机提了这个请求。

他道:「含光君,上次你说允我一件事情,让你如何都可以是不是?哎先别紧张,我不会让你去伤天害理的……只是我估计这件事情不好办,只能拜托你。」

蓝忘机先是面色微微一紧,大概想到了当初说这话时的心情,才定定神道:「你说。」

魏无羡道:「是这样的,虽说我按裁判必须在十五年内销毁阴虎符……但四大仙家似乎不愿夜长梦多,就安排了半年后让我在百家见证下销毁此物。但彻底销毁之前,我必须先行化去阴虎符铁精内的怨气戾气,否则销毁的过程中随时都可能失败导致万鬼反噬、祭炼者粉身碎骨而死。然而,此铁精浸染怨灵阴魂超过四百年、甚至更久,普通玄门之法对其并无效果……呃,就像清心音对我没什么作用一样。」

蓝忘机听见那凄惨的死法时神色一变,却依旧望着他,示意魏无羡说下去。

见他脸上并无不悦,魏无羡小心地续道:「我⋯⋯第一次用过阴虎符之后,忌惮于它召出凶尸之狂暴和不受控,便把阴虎符一分为二⋯⋯那分符之法和毁符可说是一样的,我用元神与其怨气相抗⋯⋯直到压制下来才着手分符,但元神实在耗损过多了。若要毁符⋯⋯我怕是无法单靠元神,何况我也不想再耗损身体心性了。」

蓝忘机了然问道:「可有异法得以不耗损元神,便行压制者?」

魏无羡心中高兴蓝忘机接他了的话,便道:「这便是要拜托含光君的了⋯⋯你可曾听过云梦楚巫?」

蓝忘机微微诧异道:「上古大能众多,云梦楚巫虽当为其佼佼者,却早断绝传承逾八百年。你之所指,即是楚巫异技?」

魏无羡道:「虽说我修鬼道,在修真界中绝对算不得光彩,但在楚巫的传承分支里倒还能算是一支独秀。世家仙门皆道我是标新立异,却不知我只是走回了先贤的老路上……尚且只能说是初亏门径而已。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楚巫善祭祀,相信万物有魂灵、有性情,故在渡化众生和消解怨气上,绝对是比当今任一修真道门,都走得要远太多了。」

蓝忘机道:「你欲藉楚巫传承,削减阴虎符怨气……但我如何助你?」

魏无羡道:「这就是你跟我开玩笑了含光君,谁不知你们姑苏蓝氏最是学问渊博爱看书,藏书阁里摆的无一不是千金难求的古籍珍品。你打十五岁就在那里整天抄书,岂能不知?」

蓝忘机摇头道:「虽是如此,但我并未见过楚巫相关纪载,除非……」随即了悟道:「……禁书室。」

魏无羡道:「所以才说这事不好办啊,何况楚巫传承断绝太久,绝不会以正常的方式保存下来……当世看来大约都是些邪书。这下我要请含光君帮我找来这些恶名昭彰的邪书了,当然我可以发誓绝不拿它们为非作歹,真仅只是为了阴虎符。」

蓝忘机不疑有他,还真的就给魏无羡拿来了这些书。

魏无羡轻轻翻着《乱魄抄》,其中不完全是取人性命或引人疯癫的邪曲,只是用法诡异,还真颇似楚巫和鬼道的手法。接着眼角一抽,魏无羡注意到了那似曾相识的,残缺页乐谱。

明明赤鋒尊聂明玦死于五年后,但引发他走火入魔爆体而亡的乐谱,现在就被撕去了么?无论敛芳尊是否早计划要杀聂明玦,只能说金光瑶此人之深谋远虑和心计城府,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这却也是魏无羡担心的──四个月后的销毁阴虎符仪式,四大家族必定会到场观看监察,而对百家魁首之位贼心不死的金光善,必然会在发现温宁非魏无羡所不能驱使后,差人来抢阴虎符。而抢符最好的方式,就是制造意外让魏无羡在毁符途中出错,身受万鬼反噬而死,继而留下销毁不成的阴虎符,交由金家保管。

说穿了就是上辈子的套路……江澄那时大约不知道金光善打的如意算盘,才当了那次乱葬岗围剿的主力,然后愕然直面被咬成粉碎的魏无羡。

因此这回,金光善大约还是会派出金光瑶,伺机在百家面前毫无破绽地杀死魏无羡。即便蓝家全程护法也暗箭难防,何况此时敛芳尊和泽芜君关系密切,若是魏无羡在这个节骨眼上坦白了金光瑶的另一面,大约会被当成是最恶劣的挑拨离间。

等等,蓝家护法时一贯是奏起玄门乐曲,藉以增强护法效力……而金光瑶撕走曲谱,难道不是要杀聂明玦,而是要假意协助蓝曦臣一同在护法时奏曲,藉以让魏无羡心智混乱后毁符失败身死?

要不是魏无羡身负禁言咒,他真的会大笑起来。

好你个金光瑶,清心音和破障音皆对我无用,却还妄想用此邪曲、还是源自于云梦楚巫地邪曲来杀我吗?既然如此,那魏某还真是却之不恭,让你看看何谓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

Tbc.

下更预告:

  1. 差不多可以私订终身了。

  2. 拜完三拜就能上车了。

评论(31)
热度(1349)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