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研不是奸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9



目錄: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09

过了几天,蓝忘机上山时给他带了一支笛,通体墨黑却并非他用惯了的陈情。

魏无羡知道,那是因为对方曾纳闷他为何老抓着一条小竹枝充作不会响的笛吹。当时蓝忘机问他,为何不干脆自己削一支竹笛……反正连牌位都刻得那么熟练了,笛子自然没什么难度。

魏无羡茫然道:「为什么要做?带着禁言咒我不能吹啊。」

蓝忘机道:「我看着,能吹。」

魏无羡一愣,便嘻嘻笑道:「好啊含光君,那我等等来削一个。可我手工粗制滥造的,你可得帮我雕琢一下。我吹些人家市井乡间流传的小曲儿给你听,跟你们蓝家阳春白雪的大不相同,可好玩儿了!但吹这种不入流的在你们家好像是犯禁?算了,犯禁就犯禁,要倒立要罚抄都行,我现在抄书抄佛|经跟吃饭喝水一样儿的……」

蓝忘机道:「不倒立。养伤,不可逞强。」

魏无羡奇道:「嗯?可含光君你不是说,光是罚抄总有人不受教训么,要是我死性不改照样一天到晚犯禁怎么办?」

蓝忘机安静了会,道:「无妨。」

魏无羡贱兮兮地笑道:「你喜欢啊?」

蓝忘机垂眼,难得没否认也没说他无聊。见状,魏无羡笑得那叫一个春风满面。

这下魏无羡总算觉得他俩的事情可说是拨云见日了,真是普|天|同|庆可喜可贺。这不,他的小竹笛根本来不及做,蓝忘机便给了他这西域和田玉制的笛。而且从手迹和管身内残留着的流转的避尘剑芒看来,大约是蓝忘机亲手刻的。

从上辈子来算,这是蓝忘机第一次送魏无羡东西,他心中喜欢,便在手中把|玩许久,仔仔细细地欣赏端详。材料是珍稀的墨黑色和田玉,其中没有一丝杂质。初时触手冰凉,但握久了却能煨暖气血不足的四肢、或调整温度给肝火太旺的身|体散热退火。八个声孔精致、笛身流线顺畅,整体工艺朴实优美,让魏无羡怎么看怎么顺眼。

再说到笛上系着的鲜红穗子,让魏无羡吃惊的倒不是明显带着驱邪防身符纹的结绳法,而是上头缀着的一朵雪白的和阗玉祥云、和一颗他颇为熟悉的九瓣莲银铃铛。捏起来一看,上头果然以篆文刻了一个「婴」字,还是江枫眠的手迹。

这也算是他少时的贴身物事了。但自从叛出云梦江|氏自立门户以后,魏无羡就把这银铃留在了莲花坞。此时乍见,真是千般滋味点滴在心头。

魏无羡看了半天铃铛,才抬头对蓝忘机问道:「你是……如何得之?」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道:「把你的信送到莲花坞,从江晚吟那得来。」

……从姑苏到云梦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近,蓝忘机想必是御剑飞行来回才赶得上每天卯时来看魏无羡。如此说来,蓝忘机这阵子的修为应当有不少提升。魏无羡颇为不可思议,道:「我以为他早熔了或是扔了,竟然留着……但他怎么肯给呢?」不过转念一想,陈情曾经也在江澄那里一收十三年,所以好像也不怎么奇怪?

蓝忘机漠然道:「他说,权当是为了金凌。」

魏无羡听他语气有细微的不对,转过眼瞅着那如玉美|人,慢吞吞道:「……知道我跟江澄通信,你不开心啊?」

蓝忘机抽|了一下眉尖,迅速道:「并无。」

魏无羡又慢吞吞地拉长声音道:「哦……」

蓝忘机干脆转过眼去不看他了。魏无羡赶紧赔笑地跑到他身前坐着,道:「对不住啊含光君,你知道我对金凌那是……唉,江澄是个不会带孩子的,多糟我就不提了,哪能跟含光君你比啊。瞧你当年就能把阿愿哄得那个叫……哎总之,我真的半句闲话都没跟他讲。信上写的、画的都是些小孩儿的玩具图纸,或是射箭游戏什么的。我还让江澄带金凌去打山鸡,其他什么都没多说了!不信我下次都把信给你看过也行。跟给阿愿的师父的完全一样,一式两份的。」

蓝忘机没讲话。

魏无羡看他这个样子,无声叹气。从上辈子来看,蓝忘机跟江澄不对付早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只是魏无羡到了重生后才发现此一端倪。如今他早有准备,而正是如此。魏无羡才没一开始就坦白他和云梦莲花坞有通信。这个蓝湛什么都好,就有时候太患得患失了,容易心思郁结,真是印证了那句「生平不识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这样对修行可真真不利,得想办法把两人的关系赶紧定了。但魏无羡自己都已经告白不下百次了啊,还有什么没定的……哦有了。

说到告白,魏无羡经过仔细一番回想,发觉其实上辈子蓝忘机在他俩踏进观音庙之前,是有对魏无羡说过心意的。就在那家他俩边沐浴边胡闹,最后还折腾出了个乌龙的客栈里头。当时蓝忘机一个人站在厢房走廊上,身长玉立,一手勾着抹额没系上,静静地对魏无羡说了那句話……坦荡而无所顾忌。就只是把魏无羡当成了……命中注定的人,或避无可避的劫。

唉,那俩人必须得是什么关系,才能永远不说「谢谢」和「对不起」呢。

想通此关节,魏无羡心计上来,便老实道歉:「是我不好。,要寄信都是让巡阵门生交给泽芜君托他帮我寄,却没跟你提过……你不高兴也正常。我知道自己这样真不好,对不起啊蓝湛,你理理我,别生气了。」

蓝忘机冷冷地道:「没生气。」

这可不就是在生气吗。曾经做了这么多年道侣,魏无羡不至于连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都不能察觉,笑道:「那就好。说起来……这段时间我也是打心底感激含光君的,应该好好谢谢你。你这样处处维护,做什么都惦记我,可我却老惹你不开心……明明知道你心意了还如此,其实很是过意不去的,对不起啊。」

蓝忘机好一会没再开口说话。

一直观察着蓝忘机反应的魏无羡心底倒是清楚得很,那美|人现在周|身寒气四溢,神色可以说是严厉了。终于蓝忘机轻声道:「……你不必对我说那两个词。」

魏无羡装傻道:「什么?哪两个词?」

蓝忘机瞪他。魏无羡立刻点头道:「唔唔好的!你不喜欢听我就不说……确认一下,真的永远都不用说吗?」

蓝忘机道:「嗯。」什么感恩或歉疚都无须再说,只要接受他这个人,接受他的心意、他的陪伴就足够。

魏无羡顿时眉飞色舞地笑了起来,接着伸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把蓝忘机的抹额摘了下来。蓝忘机一惊,魏无羡抢先说道:「我不会道歉的。」然后拎起笛子往外走去,回头温柔地道:「蓝湛,来听我吹笛子。」

蓝忘机呆呆地看着他,然后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魏无羡带着蓝忘机轻巧地往竹舍后头、拘灵阵法的更深处走,来到一片竹林的空地上。

魏无羡把笛子在手中转了转,对蓝忘机道:「这真是我受过……最、嗯,是第二好的礼物了。」语毕,轻巧地跃上一粗|壮的竹身顶端,周|身捆仙锁链叮铃作响,却影响不了他的好心情。他把墨玉笛放到唇边,耳边响起连灵魂碎裂大约都不会忘记的旋律,缠|绵而悠扬地奏了起来。

蓝忘机安静地仰头看着那纤长的黑衣影子,心中为了那他悄悄谱下却不曾外传的曲子颤|动不已,也不曾料想那人竟然记得他俩在屠戮玄武洞时的种种;更是不知道,原来这首原意是吟咏山水、意境则重逍遥旷达的曲子,能被那人演绎得如此深刻婉转、却又激越昂扬。神魂彷佛能跟着他漂泊却嘹亮的笛声飞越十万名山大川、踏遍三界六道,最后回首而笑,道一句春风十里不如君。

魏无羡一曲奏毕,望向下面专注看着自己的蓝忘机,展臂跃下,像一只下扑狩猎的鹰。

蓝忘机瞳孔一震,双手牢牢一抱就接住魏无羡,聆听对方爽朗无忧的笑声,完全没想到要松手,也不知道最终是谁捕获了谁。须臾,蓝忘机才问道:「那……最好的呢。」这是他首次将心血赠与心悦之人,做得也许是不大好,也难怪魏无羡埋怨。

魏无羡道:「最好的……蓝二哥|哥刚才没有听出来吗?」

蓝忘机眨了眨眼,呼吸炙热得魏无羡忍不住钻出他怀抱,掉头走回竹舍后转进小祠堂。蓝忘机果然不负所望跟在后头进来了。魏无羡点了香递给他,道:「蓝二哥|哥,那笛子我就当作是你的聘礼了……可我现在一穷二白攒不起嫁妆,只能先拜堂啦,你别嫌弃。」

蓝忘机完全没有质疑魏无羡这形同逼婚的行为,颇为配合地跟着他一同跪在江|氏夫妇的牌位前,慎重地拜下三拜,继而上香。

事毕,魏无羡在蓝忘机颊边又低声道:「二哥|哥,咱们拜过天地高堂了,现在要夫|妻交……配啦。咱只剩半个时辰了,赶紧的。」

蓝忘机霎时耳|垂殷|红如血。


洞房。


魏无羡沙哑地道:「二哥|哥,我总觉得你一走,我就要开始想你了。你明日早一些来,不然我好无聊的。都不能说话不能吹笛,闷透我了。」

蓝忘机道:「……一个时辰。」

魏无羡道:「一个时辰好短的。我要是跟你说话就没时间做,可要是你一来咱俩就胡闹,不但是白日宣|淫,我也没力气说话了。但我可爱说话了,以前每天都能不停地说上三个时辰,能把江澄烦死。」

蓝忘机又道:「你只求了一个时辰。」

魏无羡一听,笑了:「原来含光君也觉得一个时辰少了。那好,我等等写张信笺,你帮我给宗主求去,让你每日陪我三个时辰。」

蓝忘机道:「四个。」

魏无羡不解道:「为何?」

蓝忘机道:「三个时辰说话……一个做事。」

tbc.


下更预告:

  1. 二哥哥终于不要怂了。

  2. 绝世好老攻上线。

  3. 来呀相互伤害呀!

评论(102)
热度(1331)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