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研不是奸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11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连三天开夜车我真的一点都不很羞愧。

  2. 多刀少糖模式。

  3. 含狗血喷人不开玩笑。

  4. 通篇是車,放出來的只有內文片段,所以邏輯是破碎不連貫的唷。

11

老规矩车走P站不老歌微博

11-1

魏无羡以为窗外的虫声蛙鸣、乃至于微雨的淅沥声响皆已离他远去,仅有两人交织的凌乱喘息,以及蓝忘机凛冽如冰的质问在他耳边轰然作响。

蓝忘机扯住他脖子上的抹额,逼得魏无羡不能不直视他的目光,平静却不容抗拒地道:「为何有异?」

魏无羡脑中茫然空白,只是微微睁大眼盯着那张清冷昳丽的脸,然后颤抖着伸出手去捧他双颊,像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似地愣忪道:「……那是我的梦。我那时候想,既然没了金丹,定不能与你相守终老……所以才会、想要夺……」

蓝忘机加大了拥住魏无羡的力道,让他吃疼地闷哼一声扭曲了俊颜,但蓝忘机恍若未觉,道:「『我』让你临水自照,便是知晓梦境并非现世之地……因此『我』亦当知晓,你现实真容,与如今并不相同……并非你个人梦得。」

魏无羡听了半晌回不过神来,似是没听懂蓝忘机的话,却更像是不敢相信他所见之梦。此事并非魏无羡大意让蓝忘机瞧出端倪,而是他从没想过,梦貘香炉竟能反过来把织梦者给做梦者的残缺片段补全!

蓝忘机冰冷道:「……何以故。」语气却像是在质问他自己。

11-2

魏无羡并未说谎,他在无尽的黑暗中漂泊游荡的十三年间,并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人献舍而重归于世。但蓝忘机却理解成了完全不同的意思,手掐着魏无羡的下巴,彷佛不可置信地悄声问道:「……你、无所恋于人世。」

魏无羡抱紧了那浑身紧绷的人,一直摇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自己当初魂魄逃逸、也拒绝问灵的决绝无情,另一方面又不愿让这些曾经折磨于他两人的灾厄,破坏掉他们当前营造的一切。说到底是他不愿意承认,无论前世今生,劫难或幸褔皆如梦幻泡影,却扰得他们六根为红尘所覆、心魔丛生。

蓝忘机像是不怕自己将心碎魂裂而亡一般,继续问道:「因、何…..而死?」

11-3

魏无羡蓦然下唇一痛,眼泪不知为何便滴滴答答落了下来。

这是蓝忘机这辈子第二次咬他嘴唇。

魏无羡原以为这纯粹是自家道侣从屠戮玄武洞时便留下来的习惯,反正就是爱咬人,还逮着他身上到处咬。无论是魏无羡的嘴唇还是喉结下巴,沉溺鱼水之欢时更是常常咬遍各种蓝忘机本人羞于启齿的地方──却没想过最初的原因竟是这样,直让他心疼得无法呼吸,也不再觉得他老是调侃蓝忘机怎么跟狗一样地……是种有趣的玩笑。

因为那就像一只茫然失措、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兽,终于回到主人怀里,只能满心委屈害怕地扑上去,湿答答地舔人一下、再软软地咬人一口……最后仍无法逃脱命运的掌控。

像是不舍魏无羡流泪,蓝忘机默默地帮他擦,一边擦一边反复亲他嘴唇,却还是执拗地双手牢牢扣住他的脑袋,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时,蓝忘机轻声道:「魏婴,说话。」

该知道的总会知道,就好比江澄和他,只要两人都还活在这世上……总是要相见的,魏无羡愣愣地想到。自欺欺人根本毫无意义,否则蓝忘机注定要伤心……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所幸他现在不用孤身一人面对乱葬岗围剿,也不会再让谁轻易挑拨折断江澄臂膀、更不用跟蓝忘机分开……因为这样一个无暇美好的人,一直都在他背后安静而笃定地支撑他。

魏无羡又温柔地吻了一下蓝忘机,慢慢地坦然道:「……因为阴虎符。」

11-4

狂躁而混乱地在魏无羡身上发泄了一通后,蓝忘机冷静下来只觉得悔恨不已,只能赶忙胡乱打理好自己后,回到床上万般轻柔地擦拭掉魏无羡身上的汗水,才小心翼翼地把像个破布娃娃似的人拢在怀中,轻怜蜜爱地耳鬓厮磨、啄吻温存。

但清醒过来思索后,蓝忘机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魏无羡曾经说过的许多话,而那只字片語一经串连后益发显得不寻常,让人愈想竟又愈是心惊起来。

诸个月以来,魏无羡为了保证毁符之事顺利而耗尽心血,也曾半是凝重半是玩笑地跟他说:「毁符之兹事体大,不在于成功了可以创造什么新的太平盛世,而是在于一旦过程不慎,不但毁符失败,施咒者将遭千万恶鬼反噬,蚀身啖骨而死,血肉尚被咬碎成齑粉⋯⋯一片衣角也不会留下,我才不想这样。」

他也曾因教育金凌和蓝愿的事情跟蓝忘机唠叨抱怨过:「你看看江澄到底怎么教娃的,听说金凌一不痛快就会到处挑衅骂人,还威胁要杀人家千千万万次⋯⋯开什么玩笑,死一次就够痛苦了⋯⋯也就那熊孩子敢这样瞎说。」

于是就一边写信回云梦教训师弟,一边好笑地对他道:「知道你不喜欢江澄,可是没办法啊,他跟我是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我身上有什么说来惭愧的破事儿他都知道。为了膈应我他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却也在寄完信回过头来,高深莫测地轻轻哂道:「金光善想夺取阴虎符⋯⋯四大仙门上下早已心知肚明,也都在观望若我毁符不慎,其他人能捞多少好处。可惜他猜我破绽只能说摸到了一丝线索,要我死可没那么容易⋯⋯除非他真能瞎猫碰上死耗子,找了个什么人来牵制我。但我可不打算如他的意。」

想到此处,蓝忘机只觉得怒意如一把燎原烈火,直想冲天焚烧出遍地焦土。他咬牙一字一顿地道:「⋯⋯是江晚吟。」

有能耐也有想法至魏无羡于死地之人,只有云梦江晚吟!

蓝忘机抄起手边的避尘,转身就走。落在榻上的魏无羡猛然惊醒,目眦欲裂地嘶声道:「你去哪里?」

蓝忘机狂怒而冰冷地怒喝从竹舍外传来:「我要杀了他!」

「等等!蓝湛!不行!」魏无羡跌跌撞撞地下榻要去追,冲出屋外时只见蓝忘机已飘然落到远处,就要踏出阵去,便用尽全力吼道:「⋯⋯蓝湛!蓝湛!蓝⋯⋯唔!」

蓝忘机竟然禁言他!

魏无羡急得要发疯,拔足追上去,再也顾不得是否犯禁,手指如刀锋般往颈间猛然虚划一道,以巫力强行破去禁言术,喷出一大口腥甜的血,破碎地怒吼道:「蓝忘机——!!!」

已然奔至山坡小径上的雪白背影狠狠一僵,却再也踏不出一步,只因魏无羡叫他的声音——自血洗不夜天以来,已不曾那样痛彻心扉得如此凄厉过。

「你过来,蓝湛,你回头看看我⋯⋯」魏无羡见他停下,便再也支撑不住地摔倒到地上,气喘吁吁地道:「蓝湛、蓝湛⋯⋯蓝忘机!咳咳⋯⋯你给我过来!咳⋯⋯」

蓝忘机只能飞速地转身跑回来,抖着手抱起瘫坐在阵法边缘的魏无羡,雪白的袖口毫不嫌脏地擦去他嘴边的血。半晌涩声恼道:「⋯⋯我忍不了!」

魏无羡抓住蓝忘机的领口,伏在他胸前道:「你不能杀他⋯⋯不关江澄的事。他是除了金凌以外最后一个江家人、是我对江家最后的恩义和念想、我还答应过江叔叔跟虞夫人⋯⋯得好好看顾他⋯⋯」

蓝忘机用力抱紧他,一手握着他魏无羡的手腕输送灵力,很慢很慢地低声道:「⋯⋯那我怎么办。」

魏无羡闭着眼等胸口翻涌不顺的血气缓和下去,才彷佛下定决心地说道:「我不担心江澄,真正的威胁另有其人⋯⋯穷奇道截杀之事,我和金子轩都中了他的计谋。」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凝视他,眼中是掩盖不了的惊异。魏无羡抚过美人因思虑深重而颦起的眉心,慎重道:「⋯⋯是泽芜君义弟,敛芳尊金光瑶。」

Tbc.

下回预告:

  1. 舅舅上线,云梦双杰隔世合体。

  2. 三尊上线,我真怕霸气全开的老祖羡会怂了瑶妹跟薛洋⋯⋯

  3. 要一直到最后一更才有车了,各位请不要期待。

评论(117)
热度(1069)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