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研不是奸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12-1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亲妈说,第一版修完了⋯⋯修完了⋯⋯完了⋯⋯八月要发晋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级超级想看啊啊啊啊啊啊!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此章全部走剧情,高能预警进入剧情神展开模式,作者神逻辑。

  2. 到处都是私设与OOC。

  3. 无论是谁,都不黑不洗白。

  4. 老祖羡自带霸气金手指不解释。

12

今天是蓝忘机例行下山夜猎的日子,因此魏无羡自卯时醒过来后,也就没去望夫石那里等人,而是直接来到竹舍旁的小祠堂上三柱清香,便就着香案磨墨铺纸,弄好了就跪在香案前抄经。

这些并非寻常佛经,非梵文亦非汉文写就,而是各类零碎的符咒所构成。这是他上辈子记忆中的楚巫经典,一方面悼念逝者、一方面祛邪安魂——当时为了莫玄羽那副灵力低微而无法结丹的躯壳,蓝忘机和他着实伤透了脑筋,直到摸出了这一脉上古大能遗留的传承,才算是另辟蹊径地找到了延年益寿的方法。因此抄写、并逆推经典残本原文是魏无羡从前归隐时做习惯了的活,慢条斯理地动笔时反而不如十五六岁时被逼着抄雅正集的上蹿下跳,简直沈静得能成仙了。

也许就是因为,他能全然不显烦躁地待在这深山老林长达数月、还整天挂着禁言咒却没挠破自己的嘴巴、只要不开口就能端出一脸世外高人的样子,会让蓝忘机怀疑魏无羡也许曾另有奇遇——境界摆在那儿呢,就不用狡辩了。想来这也是蓝忘机再入香炉梦境后,一发现魏无羡曾换过壳子,就直接得出了魏无羡必到过未来的结论。

一只修长优美而骨骼匀称的手蓦然抽走了他手中的笔。

魏无羡失笑,有些惊喜也有些意外地望向来人,感觉到双唇一分便道:「二哥哥怎么没有一大早就下山呀?昨天不是才道别过的么,还是今日要再来一段十八相送?」

蓝忘机揽着他的腰把魏无羡从地上捞起来,道:「⋯⋯不可劳神。」

魏无羡心知蓝忘机是愧疚日前,自己让他必须拖着孱弱无力的身体追出竹舍,还因破咒而吐血了的事情。但他无意再提,便只是把蓝忘机的下巴勾过来,轻薄似的吻了一下,才道:「含光君定是担心我一个人太闷便要闯祸,好吧快说说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

蓝忘机道:「这次夜猎对象大多为凶猛妖兽,耗时较久,可能赶不及四日内返回姑苏⋯⋯但兄长近日似乎在准备迎客、我观置备规格,来人地位应不亚于三尊。你既已知敛芳尊之事,当加倍谨慎小心⋯⋯等我回来。」他犹豫了一下,便道:「我们一起告知兄长此事。」

蓝忘机指的是穷奇道截杀——也是魏无羡目前唯一说出来有关金光瑶的「事迹」。然而以邪曲杀聂明玦、暗中杀害亲子、虐杀金光善乃至于逼杀秦愫等,他并未向蓝忘机提起。一方面这些事情均尚未发生,一方面魏无羡自认已更动了太多因果,故金光瑶此番将如何行事尚且不可知。

⋯⋯大概能确定的只有,由于天道因果终不可尽数逆转,许多该发生的事情迟早会发生、也必须发生方能维持大道平衡。魏无羡为了避掉两年后乱葬岗围剿的死劫,已经付出相当的代价。其余人他不可能一个一个救过来,否则便会如当年一般,把自己和自己珍视之人的命都填了进去。所以他并不打算此时就要逼得蓝曦臣与金光瑶反目。

所以他只把自己对金光瑶的观察、结合他在观音庙时承认的种种,去芜存菁地说给蓝忘机听:「⋯⋯我不知道赤锋尊和泽芜君是否看在眼里,但观兰陵金氏自射日之征后声势日盛,金光善欲统领百家之心昭昭,早明着暗里打压了不少修士,单说温氏姊弟那桩,手段之残暴较之于岐山温氏不遑多让⋯⋯而这些说出去不好听的事情,都是敛芳尊为他打点妥当的。然而,并非金光瑶手段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就能避掉诟病唾骂了⋯⋯如果没有我这个夷陵老祖挡着,他大概会是修真界里名声最差劲的,只是大家都在背后埋汰而不会拿到台上来说而已。」

当时刚吐完血的魏无羡被抱回了竹舍木榻,靠坐在蓝忘机胸口,让对方用灵力帮他调息,却说到此处沉默了一会。蓝忘机以为他仍气血不畅,伸手揉了揉他的背,再摇摇他示意魏无羡说下去,也不管是否已经超过四个时辰。

魏无羡续道:「金光瑶此人,早年遭人耻笑为娼妓之子、偷技之徒,即便在射日之征里夺得卓越战功,甚至和两位高门仙首结为义兄弟,在金家的地位仍不如嫡长金子轩。甚至还得陪笑脸,讨好原本看他不起的草包金子勋⋯⋯万般努力之下,金光善倒是把他给利用得彻底了⋯⋯却连一丝恩宠也吝于赐给他⋯⋯这样即使贵为三尊,也一点都不风光。我要是金光瑶,也会处心积虑地想要摆脱这种窘况⋯⋯只是我不一定会选择踩着那些人的尸体,爬到金家主位上。但金光瑶,似乎是这么打算的。」

然后魏无羡发出一声喑哑的轻笑,道:「穷奇道截杀之际,想必你曾有耳闻,是金子勋放出消息说此处有凶尸残杀修士,心知必能诱我前来⋯⋯明着是要对他身中千疮百孔之毒咒讨个说法,其实是受金光善默许来夺阴虎符。他们猜到我绝不会承认这莫须有之罪,便有借口动手。正当交上手,金子轩闻风而至,但答应了金光善和金子勋前来助阵杀人的金光瑶⋯⋯不见踪影。可笑的是,金子轩竟说是他自己拦下的金光瑶。」

蓝忘机见魏无羡神色抑郁,只能把他拥紧,魏无羡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地接着道:「世人皆知我与金子轩势同水火,说不到两句话就会毫不留情地动手,而且我性情在叛出江家后更是残暴乖张⋯⋯金光瑶却是没有主动拦下要来劝架调停的金子轩,反而倒过来被他给拦下了。放任这个为了我师姐什么都能做的傻瓜来羊入虎口,顺便一起灭了那跋扈的金子勋,真是好一招借刀杀人。」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又道:「而我在穷奇道失控、令温宁失手错杀金子轩后,算是真正落入了金光瑶和金光善安排的陷阱中——既是杀了金家嫡长,金光善便有足够理由杀我、更能反过来挑拨江澄与我反目。可惜我的记忆在事件后半都模糊不清、便无余力去思索金氏的不对劲⋯⋯这约是鬼道的耗损初露形迹。想来是当时方寸大乱,没有及时遏制心性修为的耗损,这才有了血洗不夜天⋯⋯自此,我也再无退路。」

闻言,蓝忘机神色苍白地拥紧了他。魏无羡倒是对着他露出笑容道:「幸亏你们蓝家收留了我,也幸好蓝湛⋯⋯你当时,带我走了。」知道他其实,没有勇气留下来面对这满目疮痍的一切、和绝望的未来。

魏无羡道:「所以我猜,这次金光瑶肯定还是要来抢阴虎符的,而且必定要伺机杀我⋯⋯蓝湛,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啊。」

蓝忘机起誓般地笃定道:「嗯。」

谁知他前脚才要出门夜猎,三尊却像是即将在姑苏云深不知处聚首。因此蓝忘机便不放心地来看魏无羡,要他妥善提防。而蓝忘机也会要求蓝曦臣暂不让三尊与魏无羡接触。

魏无羡却是心宽地道:「这个含光君不必担心,一来阴虎符现下是由你们蓝氏保管的,他们找我没用;二来我也必须活着上祭符仪式,否则所有人都会知道是有心人要杀魏夺宝了。更何况,真要自保,我用楚巫传承吓吓他们也足够了⋯⋯大概会马上以为我的鬼道能力还在。反正,只要不是拚灵力单挑⋯⋯哈哈。」想到此处,魏无羡若有所思地笑道:「单挑的话⋯⋯眼下我连江澄都打不赢呢,大概。」

远在云梦的江宗主无端打了个轰动的喷嚏,手中的孩童玩具发出一声惨鸣。

两岁的金凌一吓,愤怒地哇啦哇啦道:「舅舅坏!风筝坏啦!舅舅是笨蛋!蓝前辈信上写的、明明说能飞好高好远的!你还弄那么久!」

江澄忍了又忍,咬牙切齿道:「⋯⋯给我闭嘴!不然不要玩了,东西收收滚去姑苏云深不知处抄他们家规,看你不哭爹喊娘⋯⋯呃呸!」

金凌继续四脚朝天地耍赖道:「我没爹娘!只有蓝前辈给我玩具!我要去!我要去看他!去姑苏看他!」

江澄不耐烦道:「你又不认识他,有什么好看的!」

金凌理直气壮道:「他喜欢我!每次写信都问我!不问你!」

江澄简直怒发冲冠,他语气危险地道:「你要是知道他是谁……你就……」

话未说完,却被门外等候的客卿打断:「江宗主,有急事禀报,听说兰陵金氏要求三尊……」

江澄瞳孔一缩,半晌他面无表情地把金凌拎起来,差家丁婢女去张罗行李。「想看是不是?」他瞪金凌一眼,对方葡萄般的大眼中立刻浮起兴奋渴望的光芒,江澄便意味不明道:「这就带你去看,待那时见了人……你可不要后悔。」

Tbc.

大家快去睡覺我明天再發12-2麼麼哒

评论(33)
热度(1024)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