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羨】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13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完結)劇情時間簡表

剛剛被和諧了,我不懂啊這章沒有開車啊......

食用前注意事项:

1.久没更新的结果就是……回头来看大纲的时候一头雾水(奔溃)

2.而且前面灌水情节好像满多真是好羞愧!可是这章依旧在灌水!(抱头)

3.还没血洗不夜天,会不会血洗不知道。

13

一出紫花小筑,就见站在外头的蓝曦臣正低声与一道高瘦挺直的背影交谈,蓝忘机便松开了牵着魏无羨的手,率先道:「叔父。」对方应声回头,正是无时不刻都面目刻板严厉的蓝启仁。此时他见了魏无羨,那保养得当的山羊胡更是一抽,毫不掩饰的怒意直直射了过去。魏无羨正想说点什么,却被往前移步掩住他视线的蓝忘机阻止了。

蓝忘机对蓝启仁行了礼,后者却没有受,只是冷声道:「忘机,你莫非忘了,兄长当年为何将你兄弟二人交予我教养?」

蓝忘机摇头,低声道:「莫不敢忘。」

蓝启仁闻言,再看自己的得意门生一脸低眉顺目却八风不动的模样,像是更生气了,便重重哼了一声后拂袖道:「跟我来!」见魏无羨也要跟上,又厉声道:「你站住!」蓝忘机向他微微侧脸递了一个眼神,魏无羨便知道对方要他原地稍后,只好闭口不语,目送这两人离去。

魏无羨忍不住道:「泽芜君,老……蓝启仁老先生,这是要罚蓝湛吗?」

蓝曦臣淡淡道:「父亲当年也被罚过。」眼见魏无羨似是茫然不解,遂问道:「魏公子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魏无羨觉得对方提起这一桩恐怕与蓝启仁方才一番斥责有关,再想到那被藏在书格后暗室的一双牌位,试探道:「是……前代家主与夫人的居所?」

蓝曦臣微哂道:「我还道修真界大多知晓,上一代蓝氏家主夫妇长年分居。」见魏无羨一脸心照不宣的神情,便平和地坦然道:「不,此处是我与忘机的母亲……被软│禁在云深不知处时的居所。牌位之所以有一双,只因我母亲未能入祀宗祠,才放在这里罢了。」

魏无羨默默听着,脸上倒也没什么欲言又止或满腹疑问的表情,但谁都知道这并非寻常──家主元配被软│禁……甚至不能入宗祠,显然是不被姑苏蓝氏承认,但又与其夫婿青蘅君的牌位祭在一起……足见这位夫人的地位微妙。

但他族私事,魏无羨实在不方便明目张胆地打听,只好听蓝曦臣娓娓道来──从青蘅君在少年成名时邂逅意中人,到后来苦因恩义情爱难两全,便一意孤行与那女子拜堂成亲,执意将她拘在云深不知处,同时却要严惩自己愧对家族师门,只好终生自罚禁闭思过。

魏无羨听得大致明白,显然上一代人的恩怨导致了蓝忘机兄弟必须与至亲分离、由蓝启仁代为教养,而长年见不上父母亲一面。而既然青蘅君都必须因其所为而闭关自省,想来执意要和自己拜堂的蓝忘机也少不了要挨一顿重罚──这也能解释为何蓝曦臣要蓝忘机「想好」、而现在又将此事说与自己听。他心中五味杂陈,抬眸望向那张与蓝忘机可说是如出一辙的脸,微微犹疑道:「蓝老前辈……会怎么罚?」

蓝曦臣一顿,轻声道:「两道戒鞭。」

魏无羨心头一跳:「什么?!」他知道姑苏蓝氏家教森严,但只是私定终身难道就算在「大错」之列?他一时激愤难言,绕开蓝曦臣就要去追那早就没了踪影的叔侄俩,却被一管玉箫不容置疑地拦下。

蓝曦臣语气从容地淡声道:「魏公子留步。族中私事,烦请勿要插手。」

魏无羨懊恼得不行,但也知道云深不知处是绝对不能让他以现在这个身分乱走一气的。但他心中有疑,姑苏蓝氏刻板却不迂腐,重罚族中子弟并不会蛮不讲理,忙问道:「蓝湛还做了什么?」

蓝曦臣言语间带着冷淡的客气,仍耐心道:「你在穷奇道发狂杀人,忘机却未将你交予兰陵金氏,对金氏不义,此其一。以姑苏蓝氏之力包庇戴罪之人,大悖家规,明知不对却又与你互许盟约,是对家门不孝,此其二。」

魏无羨心口发冷,惊怒不定,面上却有些茫然道:「他伤都还没养好,你们下得去手……?」

蓝曦臣道:「横竖都要罚,现在罚完,忘机才会好好闭关养伤。即便初癒后出席不夜天大审,亦不能让他轻举妄动。」

两人俱知这是为了避免让蓝忘机在伤重时遭遇天劫,索性逼他养伤。魏无羨却突然道:「泽芜君,在穷奇道那天……你可曾眼见或耳闻天地异象?」

蓝曦臣道:「阴风怒吼之外,尚有隐雷之声……此事忘机亦知。」

魏无羨道:「所以泽芜君以为,蓝湛束手领罚,也是为了疗伤?」

蓝曦臣道:「魏公子觉得有其他可能?」

魏无羨的神情很奇怪,意味不明地沉思了会,又对蓝曦臣露出一抹诡异的笑:「他不是说,要与我同去乱葬岗。」

蓝曦臣道:「那忘机必不会令你现在去。此事魏公子大可放心,乱葬岗下有蓝氏门人看守,不会令温│氏姊│弟一脉遇险。待兰陵金氏备妥人证物证,大审方能展开,不宜仓促匆忙。」

魏无羨道:「泽芜君,既然有姑苏蓝氏看守,乱葬岗上必然是安全的……那我想趁机去一趟,很快回来。」

蓝曦臣像是有些讶异他突然提起此事,於是不赞同道:「魏公子,你如今正在『候审』,并不该离开姑苏。有何要事让你必须即刻去?」

魏无羨沉默了一会,道:「泽芜君,蓝湛和你……虽不至於无话不谈,但想必是知根知底的,他有没有与你提过,避过天道压制之法,需要一个身代?」

蓝曦臣一愣,道:「并无。」但见魏无羨的表情大略可知一二,又道:「你要去乱葬岗找身代?身代条件为何,难道只是一具尸体?」

魏无羨当然知道对方不好胡弄,也认真解释道:「一具与蓝湛修为相仿的兇尸,不是温宁,但我可以弄到……乱葬岗是上古战场,一些早已佚失的阵法内都有保存几位不知名大能的遗骸。可是这个方法蓝湛必是不肯答应的。」

蓝曦臣的神色更淡更冷,道:「如果忘机不愿,我必不勉强他。」

魏无羨如何不知对方的拒绝是因为此法殊为骇人,不说双璧这对兄弟,姑苏蓝氏任何一人都不可能认同他倒行逆施、罔顾人伦之举。於是他欲言又止的片刻,终于露出一脸豁出去的表情,道:「泽芜君,身代的事情可能一时半会讲不清,既然你们都不同意,我也只好作罢。但天劫在穷奇道既已生端倪,总得想个办法解下燃眉之急的。我……是想,那首《无羨》其实……有一套双修功法可以配合修炼,还可以抑制蓝湛的修为增长……我想借此机会协助他疗伤,可有材料我必须回乱葬岗上取,所以……」

虽然从未听蓝忘机提过这套双修功法,但一向洞晓自家兄弟心思的蓝曦臣显然知道魏无羨在说什么,那张优雅平和的脸上难得闪过一丝尴尬,只好道:「原来如此,那……也好。只是魏公子何必瞒著忘机独自去?」

魏无羨道:「既然不是去找身代,我当然不用避开他,只是他等等受完了罚,总不能马上跟我一道去吧?」

蓝曦臣听懂了对方所求,便从袖子里取出一块通行玉牌递到魏无羨手中,道:「那么魏公子可务必要告知忘机,让他安心。而我也会派人随行你,由于必须掩人耳目,烦请速去速回。」

魏无羨接过牌子,便乖乖回静室等人,但他一腔心思全部在蓝忘机身上,实在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沉不住气──早年他无论遇上什么凶险的危机,心里也不会真急,如今碰上了蓝忘机,一切就全乱了套。再也坐不住了,魏无羨索性跳起来走到外头透气,恰好看见缓步行来却脸色惨白虚弱的那人回来了。

魏无羨赶紧上前去,揪住了人的袖子左看右看,果真见到他背后的衣料已经渗出│血迹,心疼得发颤之下简直恨不得把人抓来就地双修一番,把一身功力全部送给对方才好──如果他还有金丹的话。蓝忘机见他气恼,神色郁郁,沉默地任由魏无羨把他拖进静室后按在长榻上,掌心相抵就要运转功法,另一只手却趁机在魏无羨紧绷的背脊上安抚似的顺了两下。魏无羨道:「別招我疼……你因为我要受重罚,结果我比你委屈,也太不像话了。」

蓝忘机背上的伤口是当场就清理包扎的,渗血也只因他不愿他人搀扶回来之故,便没有打算脱衣上药。轻轻捉住了魏无羨要去解他衣领的手,道:「我不委屈。」

魏无羨见他安之若素,闹心得气不打一处来,道:「那咱双修一下,只合衣走灵流就好,等等还我个生龙活虎的含光君。」

蓝忘机知道他是故意转移话题,也不揭穿,一边理顺自己的灵流开始注入两人周│身大│穴与灵脉,一边道:「休整一日,同去乱葬岗。」

魏无羨笑着亲了他一口,咧嘴道:「才刚刚拜堂……夫君怎么就如此霸道?幸好我早知道你就是个可怕的男人了,只好嫁『机』随『机』啦。」闻言,蓝忘机危险地看了他一眼,才忙不迭改口道:「喔不不是,咱是那什么举案齐眉、夫唱夫随!」

蓝忘机无语地摇摇头,两人掌心相接,道:「凝神静心。」

魏无羨一边静心运转功法,一边道:「蓝湛,我总觉得这次大审,可能不只是金子勋一案……如果要扯上温│家与我都违背四家协议的事情,恐怕也会把阴虎符重新搬上台面,说我没有克尽镇│压的职责,所以又要交给四家共管什么的。所以我想,这东西还是早早毁了好。可是,你好像提过后来……阴虎符还剩一半?也就是说我没来得及毁完,就……」

蓝忘机淡色眼眸状似严厉地盯着他,温热的指腹牢牢按在他唇上,阻止魏无羨继续说下去,缓缓道:「阴虎符最终完全毁去。」

魏无羨目光下垂,伸出舌头往那白│皙的指尖促狭地碰了一下,对方果然抿唇撤手,他趁机道:「所以是我重生以后的事情了。」见蓝忘机颔首,又接着道:「但毁符过程凶险,如果你没在一旁看着,我大抵是不会自己冒险的……所以是怎么弄的?你那个时候的修为已经初步遭天道压制了吗?」

蓝忘机沉默地看着他,仿佛审视,魏无羨则一脸认真不似作伪,耐心等了好一阵,蓝忘机才一字一顿道:「魏婴,你欲问何事。」

魏无羨像是很无辜,莫名其妙道:「……如何毁符?」

蓝忘机垂下眼帘,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他的说词,沉吟片刻后抬起眼来静静道:「鬼道之事,何必问我。」

魏无羨一脸纳闷道:「蓝湛你……怎么突然生气了,还这样看我?我不就问问你以后,是不是有和我一道琢磨出更好的方法……哦,看你脸色大概是没有,所以还是用我元神压制,不过有你的修为在一旁协助以减少我的耗损……是这样没错吧?」见蓝忘机又不应他了,顿了顿,空出一只手捏捏对方的肩膀道:「不要突然封住灵脉穴│道嘛,你不爱听我说这些,双修还是要继续的。」

蓝忘机冷冷地道:「不练了。」

魏无羨摊手道:「那我走了。」

蓝忘机扣住他的腰,就要起身:「一起。」

魏无羨把人按地上,无赖道:「不准你去。」

蓝忘机死死捏住了他手腕,不让人有一丝空隙开溜,一瞬不瞬地盯着魏无羨,沙哑道:「魏婴,你莫骗我。」

魏无羨任对方勒红了他的手也不挣扎,忍著那劲道吓人的力量,只是无奈道:「二哥哥,我哪里骗你了?你干嘛一脸不开心,看得我难受得要命。好吧,不然我们说说別的嘛……比如说双修有没有別的花样儿?蓝湛你的表情真的好恐怖。你能不能別这样?我跟你说认真的,那套双修功法,是不是我俩一起写的?」

蓝忘机道:「……是。」

魏无羨道:「蓝湛,你心跳好快。」

蓝忘机道:「你別走。」

魏无羨哭笑不得:「谁跟你说这个了!我是要说……所以,咱这套功法用途很广呢,一方面可以交融中和你我修为、还能让你助我压制阴虎符……而毁符以后,你的修为暴涨太快,没有其他疏导了,这才被天道盯上了对吧。」闻言,蓝忘机若遭雷击一般脸色惨白,四肢陡然丧失了所有力气,丹府处的灵压更是空荡荡地,只能不可置信地瘫软在魏无羨怀里。对方一双幽深似千丈山谷的黑眸望着他,摸了摸蓝忘机姣好的下巴,轻声道:「看来『我』是真的什么都想好了。」

蓝忘机满眼血丝,厉声道:「魏婴!」

魏无羨把怀里人温柔地放在木榻上,垂头道:「蓝湛,同一种伎俩果真不能让你上当第二次,刚刚差点就要被你识破了。『我』那时候也是这样把你丟过来的……对不对?找个借口跟你双修……然后抽掉你大半修为。可是那时候已经没有阴虎符让我压制了,为了再找媒介疏导……『我』需要一只更兇厉的、完整的阴虎符。」

蓝忘机双手青筋毕显,额际也沁出点点汗珠,奋力要起身却是无果,正与当初手无缚鸡之力地被魏无羨投入时空裂隙时的愤怒感一模一样!他哑声道:「別去乱葬岗。」

魏无羨充耳不闻,迳自望着他道:「你透过压制半枚残符耗损了部分修为,而我是阴虎符的制做者……形同是让你透过我来躲避天劫,所以一旦雷劫降临……我一定是你身代。」对上蓝忘机狠狠瞪着他的那双眸,魏无羨慢吞吞地道:「然后你悄悄毁了那枚残符……以为自己瞒过了『我』,直到又一次在这个时空与我双修,才发现『我』早就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和你总是谁也骗不过谁,所以总是在比较彼此发现得早晚……再先下手为强。」

蓝忘机涩声怒道:「你说……不会骗我。」

魏无羨道:「但我也什么都告诉你了,这怎么叫骗你。」

蓝忘机道:「你却要去乱葬岗!」

魏无羨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道:「我岂是去?」蓝忘机好不容易攒够了力气,把自己从床上颤抖著撑起了大半,那片黑色的一角已经随着人声如鬼魅般闪出了静室,轻飘飘地落下了一句叹息:「我是『回』。」

tbc.

下回预告:

不夜天大审。

评论(44)
热度(1425)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