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全文外链)

AO3补上了全文+番外!

p站也补了!

藺琴:

补上石墨txt,p站还在研究!

(点击链接查看“【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简体)”,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另外请问一下大家,可以用p站吗?上不去通常是因为什么?

冷爭妍:

佔tag抱歉哈
最近很多好心的盆友提醒我互害的(车)连结死了,所以在这边放上微博图片连结,至于不老歌那些的,暂时就不补了(我的经验是补了反而整篇被乐乎屏蔽_(:з”∠)_

這邊:
正文:(經大家提醒得知01連結已死,所以請在lof看01吧,畢竟微博連結放這裡的重要目的是補車)
https://m.weibo.cn/5992714770/...

留着补档用

19章補檔

已刪

【忘羨】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完)


*字數:4871(含標點)

*沒車。(嗚嗚嗚嗚好絕望喔)


《捌》

如同当年一样,魏无羨半揽著金凌的肩头,沿着湖畔去捡风筝,於是远远地走了一段。

魏无羨另一只手拨开一丛丛比人高的蒹葭,熟门熟路地带着金凌绕来绕去,看似随意地道:「我听你舅舅说,你愈大愈是翅膀硬了,敢与他顶嘴,也敢门生都不带一个,就一人一条狗跑到荒山野岭去夜猎,是不是?」

金凌很少听魏无羨开口讲话,因此那把清亮又厚度适中的嗓音让他怔了好一会,显然颠覆了他对「魔道宗师」的想像,过了一会回神,才闷闷地说:「我又没事。而且蓝思追没比我大多少,也都杀过很多妖兽了……我为什么不行?」

魏无羨道:「他们蓝家的小朋友总是成群结队,...

【忘羨】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7

*回娘家。

*補了一些字數,現在含標點:5458


謝謝各位支持,這張圖以後就是文章封面了(你滾粗)


07

上回说到魏无羨被金凌用计伤了一臂,但他的臂伤没在云深不知处养,人反而在莲花坞待了两个月到现在都不急着走,甚至有閒暇在莲花坞里游手好閒,毕竟不似江澄当年被他打碎的一臂需要一片一件地把断骨接好,如今魏无羨已经能用伤臂喝水举箸洗澡穿衣,除了不能提重物或用力,伤势已经大好。令人惊讶的则是金凌,一剑捅破了自己的肺,却到底是少年人好得快,躺个十多天就能下床活蹦乱跳,并在此期间放出消息广而告知,说凶尸魏无羨在云深不知处服刑届满后,由其主三毒圣手交予金子轩之子金凌,让他定夺此人去留,而金凌已得...

【忘羨】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6

*辣鸡洋出没注意。

*字數:6376

06

魏无羡知道漫长的十三年,无论对谁而言都难熬得像一把剔骨刀,把人一吋一吋地剜到形销骨立,牢牢攀附在每一根肋骨上的都是狰狞蜿蜒的荆棘;或者是把人夺胎换骨,从裡到外打磨扭曲到面目全非。他也知道真正的难能可贵在于绝不动摇的岳镇渊渟,但事实却是白云苍狗、人心易变,但即使变了,也怪不了谁。而他自认当初做了觉不后悔的选择,不代表现在回首前尘就不会懊恼了,自从知道金凌可能是去了乱葬岗、又是为的什麽去了乱葬岗以后,魏无羡难免心想要是自己能再细腻一点、再小心一点、再周延一点……

哪怕都是空想、哪怕仍旧无所改变。又或者变了,却变得比他所知的还要糟糕上千万倍。

金...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5

05

上車。

后方隐约传来一声轻笑,蓝忘机低磁到让人嵴骨发麻的嗓音掷地有声道:「不行。」


魏无羡不信邪,可怜兮兮道:「为什麽不行?你读的那是什麽书!肯定不是百家圣贤之言,否则你怎麽能分心来干我?你别骗我了,快快拿本雅正点儿的书来读,读给我听!」


蓝忘机当真开始读了,读了第一段,魏无羡当场要萎──他读的竟然是蓝启仁编写的《雅正集》裡的《上义篇》!


少骗人了,蓝忘机根本没在看书,他没事都看琴谱或山水游记,他这是在背诵《上义篇》给他听!魏无羡痛苦地抱头求饶道:「停停停──含光君,求你别背了!别看书了!求你该干什麽干什麽,专心点干!」


果然,话音方落,蓝忘机就把桌子一掌推到...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4

04

蓝曦臣去到拘灵阵时自然扑了个「空」,只见魏无羡闭目倚在榻边床柱,状似熟睡,却怎麽叫都不应,心下了然。候了近一个时辰,纸人羡终于慢悠悠地飞进了竹舍,自然注意到了与他沉睡的原身相对而坐的蓝曦臣,对方温雅的一眼望过来,微微颔首,故而以纸人之身对他毫无悔意地行了个礼,这才返魂入体。


全身顿时一重,彷彿无边无际的散漫全都有了归宿般囫囵落到了实处。同时脑中一阵尖锐的撕裂刺痛传来,像是神魂末梢归不得位又要强行硬塞进肉身屏障的不适感,大约是被香炉烫到之时不慎伤了,虽然不严重,养个两天就能好,但免不了也要发一顿烧,魏无羡不禁对自己的顾此失彼颇为懊悔。


蓝曦臣见魏无羡甫一醒来就一声闷哼,两指在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3

03


微凉的嘴唇有意无意地嗑到了那人的眼角,两人却都没怎麽感到疼痛,而被抿进舌尖的那点咸涩彷彿一口能让他肚破肠流的剧毒,痛得魏无羡错觉自己命都要没了。


抱着蓝忘机的双臂僵硬地在他背上来回摸,摸得重了怕要弄裂伤口、摸得轻了怕他摸不到那被镇压在最下面的、蜷缩起来颤抖也不愿叫人看见的疼痛。


一个人伤心到了极处时的不由自主,往往不只是意识到什麽人「不在了」,而是无力回天地发现原来自己再也跟不上了,那种「不可追」的悲哀。魏无羡不知道蓝忘机是否透过了这十四年间,他对他透露的种种隻字片语,而臆测出了这样一场恶梦,还是他根本就经历过这些,因此一开始便错过了相认的时机。而有些尴尬与暧昧一旦没说...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2

廢人又爬上來扔辣眼睛的東西了,謝謝大家,愛你們QAQ

02


这下魏无羡也顾不上回去了,绕着蓝忘机的脑袋转圈着飞呀飞,寻思着该怎麽办,接着他眼尖地瞥见木榻一侧的木屉隐约有一丝白烟袅袅溢出。纸人羡将自己平摊,沿着木屉缝隙鑽了进去,结果被勐然袭来的热浪狠狠烫了一下,纸人宽大的袖子焦黑了一小角,赶紧鑽出来在木榻上好一阵翻滚,才没被裡头的东西一下子烧了。


原来是那梦貘香炉。


纸人羡不知道蓝忘机是否因为香炉的影响而身陷梦境当中,但即便不是,他也能强行入梦,在让蓝忘机到他梦裡来。不管怎麽说,死马当活马医,香炉本身并非什麽邪物,姑且试试无妨。想到此处,纸人羡小心地回头鑽进木屉裡,把自己弄得...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番外)01

繼續乍濕,弄濕大家就跑。

爭取兩萬以內完結,唉,含開車三萬好了。

01

当魏无羡于云深不知处拘灵阵服刑十五年期满,最后一次戒鞭刑同样一道不落地往他早已面目全非的背上狠狠烙了上去。他能感觉到蓝忘机冷静而沉稳地抱着他,将他的头安在自己颈窝,一声不吭却微微颤抖,这才隐隐泄漏了那只能被魏无羡察觉的、压抑而窒息般的心疼。

过去几年魏无羡从不阻止蓝忘机在东室里陪他,毕竟一旦疼得狠了、要失去知觉的瞬息间要是能抬眼看看那双琉璃色的眸,便总能在轻浅缠绵的眼波涟漪中尝到沁甜的安慰。但魏无羡在恍惚间摸了摸蓝忘机的背、脸颊也跟着在对方发间蹭蹭,觉得此番受刑不大寻常──这人身上的温度着实有些高了,而那总是深浓的...

1234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