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羨】美人与野受11.1(补档)


圖源:@潛水植物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11.211.311.412(完結)



11

他心悅之人在暗无天日的高塔中幽禁了大把岁月,将一头乌丝耗成了一把春蚕到死也吐不尽的苍白,长长地长过了腰|臀,大片披散在地上,像极了乳白迤逦的一汪月光。但那人还保持著青年时俊俏的模样,微弯著一双没有焦距的漆黑眼睛,却漾著细碎的笑意伸手来摸|他的颊,道:「怎么有这么俊俏的人儿。蓝二哥|哥你说说,你怎么生得这样好看?」

蓝忘机指腹按在那双黑眸之下浅浅的臥蚕,来回抚|弄,非抱怨也非斥责地低声道:「⋯⋯胡说八道。」

魏无羨收回摸|着对方眉骨的手,覆上蓝忘机捧在他侧脸的手背,轻轻挠了一下,又捉住对方蜷缩发烫的指尖摩挲,道:「我没胡说,你怎么又骂我,难道你不好看么?干嘛怕羞,脸都红成这个样子了。」

蓝忘机被魏无羨这样黏黏糊糊的小动作弄得手心发烫,却根本没有脸红,仍平静道:「多久能好?」

魏无羨的眨了眨眼睛,把蓝忘机的手指放到嘴边亲了一口,才道:「蓝湛⋯⋯蛇族眼睛不好,天生的。哎你別抽手,好嘛⋯⋯现在只能看见一点点光,也有点怕光,养个几年就好了,会愈来愈好的⋯⋯你不要动不动不高兴,我会心里疼,要难受死了。」

像是被提醒了什么,蓝忘机将赤|裸的人揽进怀中,拾起地上的黑色外袍给魏无羨披上,自己也套|上外衣,才伸手去抚那人苍白的胸膛,沿着锁骨来到心口,微微灌入灵力,魏无羨便蹙眉「唔」了一声,像是有点疼。蓝忘机轻轻拍抚他的背,另一手抹去了魏无羨胸前的障眼法,露|出底下一轮狰狞如火的豔阳,带着避尘锋锐的冷光在七寸处渗著血丝,仿佛盘桓著刻骨铭心的肃杀和悲怆。四百年|前的剑伤至今仍鲜|嫩血红,像是轻轻碰一下又会挤出一把鲜血淋漓的痛苦一般。

甫触及那轮烈日形状的疤,他的指尖便不明显地一僵,魏无羨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道:「怎么了?很丑吗,蓝湛你可不能嫌弃我,我们说好的,这可是你当初⋯⋯」

蓝忘机涩声道:「对不起。」

魏无羨一呆。

这句话突如其来,但当蓝忘机坚持要把前世今生当作一辈子来看的时候又显得理所当然。好像是魏无羨花了多少年等蓝忘机,就花了多少年等这一句。说抱歉这样伤你、还把你一个人关在这里、不告而別,自己形单影只偷偷摸|摸地|下了黄|泉路⋯⋯回来已不复当年。不只不喜欢你了、更忘了你是谁。

魏无羨几乎窒|息,像是被人当面搧了一耳光后又紧拥入怀里安慰一样,发|怒也不是流泪也不是。他本意不是要听蓝忘机说这个、把前世今生当作两码事两个人|大概也是因为他其实不想听蓝忘机说这个,但当对方真的说出来,魏无羨才发觉自己也不是没心没肺毫不在乎。当然不,他根本在意得要命了。表面上不让蓝忘机心疼他,以为自己年纪大境界高心也宽了,都是骗人,终于意识到自己也被对方捧著压在心尖上疼的时候,魏无羨才觉得抄那几万卷经|书都是为了攒这一刻的圆|满,已经太值得。

见魏无羨不讲话,神情似怒非怒、似哭非哭,蓝忘机手指蜷了蜷,低下头让双|唇贴住那道伤口,立誓般又说了一次:「魏婴,对不起。」

那磁性的嗓子缠著千丝万缕的眷恋和痛苦,外面尚且包覆著一层寒气四溢的冰,一字一顿凿出铿锵而生死不破的承诺,凜冽得让魏无羨瑟缩,之所以像这样调侃是因为蓝忘机总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很少有后悔或愧疚的情绪,当初把魏无羨关在这塔中可说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就算魏无羨多少年来都不甘愿也不喜欢,也不是不能理解蓝忘机的苦心,所以他本以为⋯⋯含光君嫉恶如仇、视除魔卫道为天降使命,能不杀他已经是看在俩人是故交的份上、仁至义尽了⋯⋯倒是没想过蓝忘机会不会伤心。

⋯⋯但以蓝忘机对他的心意若此,又怎么可能不伤心呢。

然而魏无羨挤不出一丝笑容来装模作样,毕竟他俩心知肚明,无数句对不起都是苍白无力的,不如让蓝忘机就欠著他,一生一世倾心相待来还,到死都不放过彼此才好。於是慢吞吞道:「你又不知道那时候的情况,说什么对不起啊⋯⋯不是,你还是不要跟我对不起了。你对我好点,多疼疼我、亲|亲我,別说对不起。」

蓝忘机依言亲了亲他,揽著他后背的手也更紧了些。半晌,道:「会知道的。」见魏无羨面露疑惑,解释道:「忘机琴上⋯⋯残有你我神识⋯⋯避尘亦然。」

魏无羨道:「这个我知,避尘之内有你为成阵眼而祭出的神识,虽然多年来静如死水,但你的元神必能让它回应,所以你碰到避尘⋯⋯就能见到前尘。」顿了顿,不解道:「可是忘机琴在我身边那么久,我怎么会测不出上面有你的神识?」

蓝忘机沈吟片刻,道:「你可记得,因何毁琴?」

魏无羨一僵,便被抱着他的人轻柔地抚了抚背脊,修|长的指尖又探进他雪白的发内,从发旋处慢慢往下梳过发尾,再不动声色地把尾端一圈圈缠绕在手指上。魏无羨不怎么习惯地扭了扭,心头乍然湧上的烦闷却无声无息地熄灭了,回忆道:「我头上那张琴网出现的时候⋯⋯琴就毁了,当时印象不深,所以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你结的,可是⋯⋯只要我狂躁起来误伤了你、或企图离开石台,琴弦就会把我缠住。在那之后,你就没碰过琴身了,一直放在我这里。你的意思是,因为琴毁了伤到了你神识,所以我才探查不到?」想了想,突然道:「不对⋯⋯我⋯⋯我本来有探查到了⋯⋯是⋯⋯是⋯⋯」

蓝忘机道:「修复之后吗。」

魏无羨茫然地想了好一阵,突然小小声地咕哝道:「明明神识还在的,我都修好了,照顾得那么好,为什么不理理我。」说完之后又想到,就算神识有反应也没用,自己那时也不认得蓝忘机。

蓝忘机听着那人的语气像是落寞极了,还一头雾水想不明白,便眉心微微蹙起,试图解释道:「你用心头血修复忘机琴,我那缕神识原有破损⋯⋯被你一同|修复之后,本该自生神|智,修为器灵。可如此便会⋯⋯损你壽元,生早衰之相。」这便是魏无羨一头白发的由来,因此那缕神识惊觉事态严重,在化形成灵的前一步堪堪煞住了,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蜷在琴身一角,不管魏无羨怎么动它都不应不理,假装自己不存在。但蓝忘机拿到琴之后,神识甦醒,也会因应琴弦而动化出灵波,每每蓝忘机用琴,魏无羨又会生出更多白发来。

魏无羨一阵心虚。这下总算明白为何蓝忘机那日醉酒之后,无论他怎么问怎么哄,都不肯说一声喜欢他给修复的忘机琴。因此抬头亲|亲他下巴,道:「我不是⋯⋯故意用心头血的,你也看见我胸前的伤口了⋯⋯随便动一下就要流|血,不小心沾上琴身的⋯⋯既然有用,我索性就琴身琴弦都用了那玩意。」当初钉牙之后,他大概也「冬眠」了至少小半年,脑子一片空白地醒过来,莫名其妙发现怀里紧紧抱着一把破琴,压得太紧弄到胸前伤口,这才沾染得琴身上都是血,浸|湿|了整片胸膛,还误打误撞地缓和弥补了琴身上大量溢散的灵气。因此之故,魏无羨才在鞣制琴弦的时候也一并用心头血浸|润过。这下可好,蓝忘机知道这把琴会损及魏无羨的壽元,即便他跟蓝忘机说大妖壽命漫长,对方大概也不肯再碰忘机琴了,但若因此让蓝忘机少了一件称手的武|器、让一个顶尖琴修手无好琴,魏无羨简直要愁死了。

蓝忘机在意的显然与他不同,浅淡的琥珀色瞳无声瞅著他,像是在谴责也在等他解释忘机琴到底是在怎样因缘际会的情况下才能「有幸」洗了一回「蝮蛇宝血浴」。但他知道魏无羨眼睛不好,故而不自禁扯了扯魏无羨被他攒在手里的头发。魏无羨头皮一紧,赶紧自以为识趣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含光君不要恼我嘛,我害得你不敢用忘机琴了⋯⋯那我赔你一把,请人再给你做一把好琴好不好?」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瞪着他,一口回绝:「不好。」

魏无羨愁眉苦脸道:「蓝二哥|哥你怎么这样,你是琴修,哪有琴修没有琴。」

蓝忘机面不改色,道:「忘机琴一把足矣。」

魏无羨不抱希望地问道:「所以你打算⋯⋯以后都不动用灵力弹琴?」不太可能,这根本本末倒置。

果然,蓝忘机道:「不。有无灵力,此琴皆损你壽元⋯⋯除非破阵。」

魏无羨愣了愣,茫然道:「⋯⋯你说天罡伏魔剑阵,那样的话大藏书阁要完蛋的。等等⋯⋯你怎么知道,破阵就能有解?」

蓝忘机抚上他心口的伤。鬼使神差地,魏无羨也伸手拨|开对方系好的前襟,掌心摸|到了一片粗糙触感,与自己身上的近乎雷同,他先前竟然完全未注意到,魏无羨摸索一阵,失声道:「怎么有剑伤?!」

其实蓝忘机本人也不知道自己胸口印记是怎么来的,初生便有,而被高僧指为「命格不全、煞气冲天、红尘根浅」因此一直在寺|院中带发修行,回归本家之时才让印记尽数淡去⋯⋯二十多年来无甚动静,直到数月之前又复显形。而到了方才,蓝忘机在魏无羨的胸口印记上灌入灵力后,自己胸前的印记也跟著完整起来,圆成了一轮可怖而凹凸不平的疤。

两人胸前的剑伤仿佛一把粗重的锁链,严丝合缝地拴著彼此的命格,魏无羨掌心下有力而剧烈的心跳狠狠敲进他鼓膜,模糊不清的记忆中好像有个人抱着自已⋯⋯一同承受那钻心蚀|骨的剧痛。魏无羨下意识地按住后脑的伤口,艰难地忍著头晕目眩的不适,道:「⋯⋯那时候发生什么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啊⋯⋯我不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了⋯⋯」皱紧眉心,又去摸蓝忘机的后背,一边喃喃道:「那鞭伤呢?我一直来不及问⋯⋯现在没有了吧?还好没有了。我那时候就想⋯⋯三十六鞭,打在身上该有多疼啊⋯⋯」

蓝忘机摸|摸|他的头发,道:「可知此印作用?」

魏无羨是修为高深的大妖,在咒术方面的知识也算渊博,想了想,道:「一摸图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是不可能往你身上下这种咒的。那不是恶诅⋯⋯就是⋯⋯有点类似献舍,但不到那种程度⋯⋯就是施咒者对被施咒者许个愿,对方一旦应了、也达成了这个愿,施咒者就必须把自己的壽元匀给对方,两人共用一命。」

蓝忘机神色闪过瞭然,他明白魏无羨的剑为什么可以为他所用、避尘为什么也不排斥魏无羨的灵压了。

另一头,魏无羨则一脸不解——两人胸前此咒比起献舍之术更加冷门,甚少人使用,毕竟献舍是强|迫性质的,被献舍之人一旦重归于世,就必须应允献舍者的愿望。而且献舍是献给厉鬼、活人不能被献舍。然而这咒却很鸡肋——共用一命的目的通常是为了挽救某个性命垂危的人,如果对方活蹦乱跳那么这个咒也不能用,许愿则是让被救活的那个人有个由头来报恩,但要是恩没报成两人都会死;恩报成了那施咒者就会死。总之这个咒限|制太多施展又复杂,如果施咒者没有仔细钻研过也不会成功,因此魏无羨愈想愈不能好了——既然自己不会动这个,那只能是蓝忘机干的,莫非蓝忘机当年会死,就是因为对他「许了愿」?他许了什么愿?自己做了什么?

更要紧的是——既然蓝忘机死过一次,这个咒就解了、不算数了,那现在为什么又跑出来了呢?

魏无羨头皮发|麻地扶额道:「蓝湛⋯⋯你是不是许了愿?你记得么?不是⋯⋯你不会记得,那这么说好了——你觉得自己会许什么愿吧?」

蓝忘机不用说,其实魏无羨也能猜个大概,就时间点而言⋯⋯是他刚觉得魔化慢慢在减缓甚至退去的时候⋯⋯发现织布机不再转动的。那蓝忘机许的愿想必是让魏无羨「心智健全、神思清明」之类⋯⋯但一定不完整,一定有別的,否则咒术不会留到现在。可若魏无羨没达成蓝忘机的愿望,他是不可能死的⋯⋯这咒术想必还有猫腻!

魏无羨愤愤地想着,恰好蓝忘机对于他的问题只说不知,反而跟魏无羨想到同一个问题上来了,道:「可知此咒最初记载?」

魏无羨静默了一瞬,缓缓道:「⋯⋯我好像明白了。」此咒最初记载有关一对夫|妻,言及夫狩猎重伤,濒死。妻告夫求一子息以续香火。夫遂康复。年后,妻难产而死,遗一子。夫大恸。二十载后,夫续弦,少妻极肖旧人。

⋯⋯原来这咒术是善男信女求来生缘用的啊?

魏无羨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咒是双向的,所以两人身上都带印记。也就是说记载中那个妻子对丈夫许愿、丈夫应了妻子便会死。这时候丈夫如果反过来也对妻子许个愿,妻子也应了,便来世回来还。原来如此,这是一个许愿和还愿的过程,许愿的代价本身就是死,但愿成了就必须要还——来世来还!

魏无羨兴|奋地道:「蓝湛你是来还愿的!」

蓝忘机:「⋯⋯」

魏无羨又道:「你一定有听见我许了什么愿!难怪你跟我说此咒若破,剑阵必有解!原来我许的愿是把大藏书阁给掀啦!」

蓝忘机:「⋯⋯不是。」

魏无羨道:「那我许什么啦?你又许了什么?快说!」

蓝忘机道:「⋯⋯你⋯⋯随我探避尘神识,方知前因后果。」

魏无羨道:「不行,我碰避尘它都不理我,只会哼哼。」

蓝忘机不觉得自己的灵剑会哼哼,但避尘不理会魏无羨是能理解的,两人虽然共用一命,但避尘太靠近魏无羨七寸,也沾过他心血,同忘机琴一样会耗损魏无羨的壽元,所以也总是不理会他。唯今之法,只有尽快解掉此咒,让魏无羨伤口好全,才不会再继续渗漏心血。因此蓝忘机道:「共情。」

魏无羨诧异:「你知道我会对活人共情?你要我对你共情?蓝湛你⋯⋯以前不都觉得这是邪魔歪道吗?」

蓝忘机一本正经道:「我没有。」

魏无羨好脾气道:「蓝二哥|哥,你说过我这是奇技淫巧的。这辈子没说不算没说。」

蓝忘机道:「天地人神、妖魔鬼怪皆有道法,亦有奇技淫巧。并非邪道。」

魏无羨噗哧一笑,道:「真难为蓝二公子看得上我这一肚子奇技淫巧呢,难怪你要下咒跟我续来生缘,哈哈!」

蓝忘机不语,只是一手与他相握,一手按住避尘。魏无羨则与他额头相抵,空著的那只手慢慢摩挲著蓝忘机的头顶发旋。

两人眼睛一闭,避尘的神识轰然闯入他们识海,浩瀚的灵气又将他们海啸般地一卷,拉入另一方世界。


矮油啥都沒有。


「含光君,你当真不喜欢我这样动你?」

Tbc.

开车。

围观金光瑶东山再起。

Ps. 写不出来就弃坑。


评论(13)
热度(838)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