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羡】含光君被夷陵老祖关起来了(上)

不知为何,蓝忘机又一次在夷陵碰上了魏无羡。而魏无羡难得没有主动凑上去插科打诨,而是一手拎起温苑夹在腋下、一手拎起温情让他买的萝卜(温情威胁要是他再故意买成土豆就不给他钱了)掉头就要往乱葬岗上走。
街上人来人往的,他不觉得蓝忘机会看到他、就算看到了,经过上一次在山脚下形同各别苗头的不欢而散之后,八成也不会跟上来打招呼。
谁知,魏无羡走到一半,蓝忘机一袭白衣踏着避尘,就这样彷彿下凡仙人一般落到了自己面前,把温苑看得都呆了。
温苑:「有钱哥哥!」
魏无羡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见蓝忘机对着他腋下的小孩点点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髮。
这一摸,魏无羡不禁一愣——他是个喜欢跟人勾肩搭背的个性,可蓝忘机绝对不是,但他这样伸手摸温苑,两个都是长手长脚的男人一下就拉近了距离,那张雪白而俊美的脸近在咫尺,几乎连几根睫毛都能让魏无羡数出来。而他身上若有似无的冷香也盈盈散入两人的气息间。
魏无羡忍不住轻咳一声,悄悄地退了一步,笑道:「唷含光君,你好啊!」好似刚刚在人群中对到视线后转身就跑的人不是他一样。
蓝忘机收回了手。
见蓝忘机不说话,魏无羡道:「来夜猎?还是路过?」他本预期蓝忘机又会说「路过」于是腹诽道:「这个蓝湛路过的地方可真多,云梦夷陵都能让他路过,还每次都能让我遇上!」
以至于他差点错过了蓝忘机的回答。
他说:「有事找你。」
魏无羡:「?」
回过神来,两人已经一道往乱葬岗上走了,魏无羡觉得有事相商总该去个客栈之类,去他老巢怎麽看怎麽像羊入虎口,于是道:「不如我请你吃个饭吧?你有事⋯⋯我们下山去说。」
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手裡的萝卜。
温苑小声道:「可是羡哥哥,你没钱了⋯⋯」
魏无羡紧了紧腋下:「⋯⋯小孩子少说话。」
温苑被他夹得不舒服,忍不住挣扎,蓝忘机似是看不过道:「你不该这样抓他。」
魏无羡道:「你带过孩子?」
蓝忘机道:「你可以让他自己走。」
温苑两隻小短手乱挥:「我可以自己走!」
结果魏无羡一把他放下地,温苑就跑去抱住了蓝忘机的大腿,彷彿在控诉魏无羡欺负他。
魏无羡一瞪眼:「你等等累了不要找我!」
蓝忘机低头:「⋯⋯好好走路。」便轻轻把小孩从他腿上搙下来,领他上山,魏无羡负着手在后面跟着看——上乱葬岗的山路并不好走,温苑迈着短腿走得实在吃力,但蓝忘机总会细心地看着,不让温苑摔倒。
魏无羡难得没有嫌孩子走太慢。
而过不了多久,温苑果然累了,但先前得了魏无羡警告,不敢讨抱,而蓝忘机他不怎麽熟,遂一脸委屈。
魏无羡看出来了,笑嘻嘻道:「走不动了今天就回不去啦!把你扔在这裡!」
温苑泪眼汪汪。
蓝忘机轻叹,托着温苑的屁股把人抱了起来。
魏无羡见温苑满脚是泥,肯定要髒了蓝忘机的衣服,连忙道:「我抱我抱!」又把温苑从他怀裡抱出来,要往腋下塞的时候停了一下,最后把小孩往自己肩膀上一放:「抓好啊,摔下来我不管。」
温苑第一次坐到那麽高的地方,连原本形同巨人的蓝忘机都比他还要矮了,兴奋得不得了。
倒是忘羡两人,一路无言地上了乱葬岗。
避了他人,魏无羡找了一静僻处,开门见山道:「蓝湛,说吧,找我什麽事情?」
蓝忘机将背上的琴取了下来,道:「你坐。」
魏无羡似笑非笑地挑起了眉,两人方才上山的平和氛围瞬间变得有些凉。
魏无羡:「不会吧,清心音?」
蓝忘机轻轻拨了拨弦,坐到一处大石上,仰面道:「我有加以修改,或许对你有益。」
魏无羡面无表情:「益什麽?」
蓝忘机手指微微一顿,道:「清心醒神。」
魏无羡神色不明地把玩着腰间的陈情,慢吞吞地道:「⋯⋯你觉得我控制不住?还是我看起来煞气很重、随时要疯?」
蓝忘机似是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才不会激怒魏无羡,语气愈发艰难:「只是以防万一。我并无恶意,此曲也对你无害。」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深觉与蓝忘机无法沟通,耐着性子道:「⋯⋯清心音对我无用。」
蓝忘机没反驳——这件事他射日之征时就知道,而他们当时的无数次口角乃至于大打出手,十之八九是为了这个。他手指缩了缩,最后还是稳稳放在了琴弦之上,坚持道:「试试。」
魏无羡一语不发,一把抽出陈情送到唇边。
蓝忘机深神色一紧,道:「魏婴⋯⋯!」
魏无羡沉默,却也稍稍冷静了一番。半晌才道:「好,含光君,这可是你说的。我们试试。但我有条件。」
蓝忘机见魏无羡貌似软化,认真道:「你说。」
魏无羡一笑,道:「咱比一比吧。我正好想了个曲子,想试试。但我们各自不得伤人,所以不动灵力。你奏你的清心音,我吹我的曲子,看谁能打断谁;谁又能坚持道最后。」
蓝忘机微一思忖,道:「好。」
下一刻,魏无羡声先夺人,清越却充满蛊惑之意的笛声便响彻了山头!蓝忘机气息一凝,也一拨琴弦,琴音便行云流水本洩而出,与笛声缠在一起,神奇地相和又相抗起来。
但奏不了一刻,蓝忘机便坐不住了,抱琴起身不住后退,手上不停弹奏,却隐隐又要避陈情锋芒之意——魏无羡正中下怀,他这曲子可作战曲,也可作乱心之曲,对死尸怨灵可激发其杀意、对活人则可惑其心神、引起七情六慾。
他并无伤蓝忘机之意,故吹奏仍保留三分,也没吹奏到真正要紧的部分,没想到对蓝忘机却能造成这样显着的影响、甚至逼退蓝忘机!
但追过去吹笛的魏无羡仍有些疑惑:蓝忘机能有什麽可怕的七情六慾,竟然无法正面硬扛他的笛声?即便不动灵力,也不该跑给他追才是?

待续

评论(136)
热度(1853)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