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研不是奸谢谢)
微博 ID:你到底星布星啊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喜欢舅舅,但拒吃任何有关他们俩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凶。
对,我——超——凶!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10

正文: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

番外:0102030405060708(番外完)

不含番外txt。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如果这章是糖,下章就是刀。

  2. 继亲妈的避尘play、各位太太们的陈情play,我觉得有必要来个忘机play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丧心病狂认真脸)。

  3. 作者智商长年不在线,各位请不要对于什么阴谋诡计的太过认真啾咪。

10

隔天蓝忘机就真的留到了未时才走,甚至有暇在离去前陪魏无羡吃了顿晚饭。

魏无羡并不太意外:既然是蓝忘机要求的,蓝曦臣自然没有不答应之理……只要不太出格基本上不太管他们两个,看来是默许魏无羡就此成为弟弟的「命定之人」。只是蓝忘机似乎因此而每半月要下山夜猎一次,才算是尽了姑苏蓝氏子弟的责任义务。

这才对吧,魏无羡之前还很奇怪蓝忘机怎么就真的能配合他的要求,每日固定时辰来看自己呢,都没有小辈要带?没有族中事务要协助蓝曦臣处理?

于是魏无羡问过:「我说含光君,你不是号称逢乱必出吗?怎么这几个月来都没见你下山夜猎?阿愿偶尔回信给我,都还会提到他师傅带他上哪儿长见识……」

蓝忘机正在吃饭,默默地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捡辣椒盘子里比较不辣的菜叶来吃,但举手投足间仍风雅无双。魏无羡见了兴致盎然,道:「哦我懂了……既然夷陵老祖这个堪称修真界最大的乱源,都被含光君收服了,那么天下还有哪里称得上乱呢?小事交给别人处理就行了,含光君还是专心致志地折腾我就好……是不是这样?」

蓝忘机终于停箸,从怀里取出帕子擦拭嘴唇后,收好碗筷碟子,对魏无羡道:「上床,擦药。」

魏无羡连忙一脸头疼又害怕地狂摇手道:「哎不用不用!等等我自己擦,这个不劳烦含光君了我会自己擦!」让他折腾他还真折腾起来了,看看自己这张乌鸦嘴!

蓝忘机认真道:「初经情事,暗伤当妥善养痊。」

魏无羡连忙制止他说下去,道:「明白明白,我养我养!咱们先说正经事,含光君快琴桌边请!」

近来为了研究云梦楚巫的传承,魏无羡特地挑了《乱魄抄》及另外几本包含楚巫渡魂、化怨除祟的古籍,拉着蓝忘机一起试弹曲子,看看是否能真的尽量减少耗损地除去阴虎符怨气。为了方便蓝忘机弹琴,魏无羡整了一张颇为结实的竹琴桌放在房里。他们两人对坐着探讨曲谱,针对不明或错漏之处加以调整或补足,倒还真的给整理出了颇为清晰的脉络,也许可以尝试注入灵力奏之,或是魏无羡催动他上辈子就接触过的巫力演奏,是否确实能在阴虎符怨气暴乱的时候加以压制削弱。倘若成真,魏无羡打算先行销毁半只阴虎符,再余剩下半只在百家见证下销毁,以免金家抢夺阴虎符时阴错阳差地将两符融在了一起……那修真界可真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

魏无羡对琴桌后的蓝忘机道:「还是含光君你先来吧,我的灵力支持不了一刻钟,奏不出来的。放心,这曲谱我反复打磨超过三次,保证万无一失。你想,要是真那么危险到『七响杀一人』的程度,可会把我们两个一起害死的。我又不是活腻了,干什么没事找抽。」

蓝忘机看向他的眼神明白表示了「你最喜欢没事找抽」,魏无羡几乎笑倒在地。他故作平静地咳了两声,道:「好吧,坦白说此曲我不用灵力也能驱动,但巫力必然召唤山精水怪,引发此方天地间灵气异动,触发拘灵阵暴起抑制。而我这捆仙锁链是镶嵌在阵法之中的,你猜我要是奏了会怎么样?」

蓝忘机抿唇、眉心略蹙地看着他,魏无羡一脸贼坏贼坏地笑着去拿腰间玉笛。蓝忘机果然立刻按住他的手道:「不必试。」便低头开始奏曲。

待蓝忘机把几段曲子都奏过一轮,魏无羡又挑了几首出来同蓝忘机一起删删改改,目的就是为了在毁符仪式上,除了魏无羡可以用巫力奏曲之外,也能让蓝家子弟以玄门道法奏之,发挥同样压制阴虎符之效,也更为了反制金光瑶撕走的那两段曲子。如此,即使不刻意摀住耳朵,也能避免听到邪曲后心智混乱或者失去灵力、落入金家的圈套中。

只是其中关窍,像是三尊之间的矛盾,魏无羡还在思索该怎么跟蓝忘机提才好。

事情告一段落,魏无羡捡着一些断简残编想稍稍用玉笛吹奏一下,而不催动任何力量。蓝忘机却道:「先进去擦药。」说着便要伸手过来。

魏无羡连忙一闪,跳起来躲到漏窗屏风后的木榻上,隔绝了蓝忘机的视线,高声道:「好好好,我擦药!」便奚奚索索一阵脱衣声,但没脱到一半,便听得魏无羡咕哝道:「蓝湛,我觉得我已经好了,真的要擦么……我总觉得……」与其让他每天都挖一堆那润腻柔滑的药膏涂在里头,还不如就放着让暗伤慢慢好。蓝湛给的那药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每擦完就能让他湿润老半天……虽不至于催情,但总归有种失禁的错觉,一日得换数次亵裤,魏无羡心中甚是膈应。

蓝忘机道:「此药需擦满七日,尚有两日。」停了一下,又道:「你若不擦好……再延两日。」

魏无羡眉头一挑,这是威胁他来着,于是从屏风后微微歪过头,露出小半张明眸皓齿的俊颜,嘴上嘻嘻道:「含光君是担心我养不好会亏待你吧,要不要……我叉开腿让你进来看看,我有没有擦好?嗯?」

蓝忘机定定看着他半晌,接着慢条斯理地解下抹额、脱了外袍就要走过来,这阵势吓得魏无羡连连摆手道:「别别别含光君你别过来!我开玩笑的!我擦一下就好了保证涂得又快又好,不用麻烦!」

弄好了以后,魏无羡净过手又回到琴桌前坐下,蓝忘机却又开口道:「背上。」

魏无羡都要叹气了,无可奈何道:「这回不用去床上也不用擦药了吧,再擦可就要把我擦成一株药了!疤上新肉都长得差不多了,不碍事。」

蓝忘机肃然道:「戒鞭损身甚巨,不可轻忽。」

魏无羡只好摸摸鼻子脱了外衣和中衣,却是没有回木榻上去,光着膀子对皱着眉的蓝忘机道:「好啦不要这个表情,这儿除了你我没别人了,二哥哥你就检查吧。我还得改谱呢,毁符之事更不能轻忽大意才是。」便低头看书去了,一边拿起玉笛按在唇边。

蓝忘机只好遂了魏无羡的意,起身走到他背后对着那交错狰狞的鞭痕一一查看。他轻轻拢起魏无羡的头发拨到他胸前,目光便在魏无羡光洁的脖子上停住了,炙热的指腹沿着那修长的颈子摩娑过一圈,魏无羡忍不住轻颤。

完全没觉得自己擅自拆了蓝忘机前些天绑在他脖子上的抹额有什么不对的魏无羡纳闷道:「怎么了?」目光还盯着乐谱没有移开。

蓝忘机未答,却是在细细看过鞭痕后低低说了一句:「……总共几鞭。」

魏无羡先是微愣,才想起来蓝忘机指的是他总共要挨几次戒鞭,心中讶异非常,想着蓝曦臣竟然没有一开始就告诉蓝忘机、更惊讶于蓝忘机竟然待到现在才问,于是立刻扭头忐忑道:「蓝湛!你……你别生气。」

蓝忘机径自问道:「几鞭。」

魏无羡犹豫了半天,只好如实道:「……一人一鞭。是大审的时候清算的,除去射日之征,我纵凶尸在穷奇道和不夜天杀人约五六十、因中尸毒又延宕未解致死者三十许,这些加起来一百零三鞭;而最后加上被我所伤者、家破人亡或终身残废的……总共一百五十七鞭,分十五年执行,每年十数。」

见蓝忘机一语不发,魏无羡只能把底儿都交代了,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个鞭数,那是三尊算的,原理我不懂,能服众就好……反正这个数也打不死。」

蓝忘机眉心一抽,面色苍白,魏无羡赶紧伸手把那抹皱褶细细揉开,道:「蓝湛,我以为你那么久都没提……心里应当是知道的,你莫恼我、别生气。」

蓝忘机垂下眼,不敢说自己在那些伤疤未收口时,每每看到都要心疼得方寸大乱,擦完药就不忍再看一眼,因此只是觉得鞭痕密集度不太对劲,却没有余力细想。

魏无羡续道:「蓝湛,蓝湛蓝湛、好蓝湛,你理理我,你别不说话,要是你不睬我,就没人睬我了。那我可要憋死啦,好可怜的。」

蓝忘机抬眼道:「你也怕人不理你吗。」

魏无羡深深看进那双浅淡到近乎透明的眸子里,双臂环住那个人后颈,道:「其他人理不理我都跟我没关系,我不在意。但你得理我蓝湛,你是我的人,我只怕你不理我。你不乐意也没办法,反正你今后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你只能理我,只能乖乖喜欢我。」

蓝忘机凝视了他一阵,把魏无羡搂在怀里唇齿相依地温存亲吻。

许久之后,蓝忘机轻吮了一口魏无羡的下唇,扳过他的身体就一口往他后颈上咬去。魏无羡惊叫一声,来不及问就被抹额给套住了脖子,一样在颈椎处打了个死结、再上一个同心结。魏无羡莫名其妙之余又感到好笑:这下可真成了往头上套犁栓疆──想起他当初信誓旦旦地跟江厌离说自己不会喜欢任何人的情景,到如今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连他自己……都不复当年的轻狂和不可一世,变得会惶恐、踌躇、会因爱生忧怖……但死也觉得甘之如饴。

「以后不许拿下来。」蓝忘机在他耳边低沉地说,在他肩头上又留下一排血红的齿印子。不同于吻他嘴唇时的小心翼翼,蓝忘机在魏无羡肩背上留下的紅點和牙印犹如狂风过境。


車見P站不老歌微博


这回魏无羡再度筋疲力竭地昏睡过去,被蓝忘机清理过后抱回木榻上休息。他迷迷糊糊地趴在蓝忘机身上时,有些怀念地回想起那些在静室醒来的每个早晨、有蓝忘机的早晨。而现下,他们俩又再度能相拥而眠,真是何其有幸。

竹舍外轰然下起午后雷雨,青草软泥混合着被雨滴打落的玉兰花香气从小窗涌进室内,他便又想到自己曾路经藏书阁外,抬头就能瞧见那抹标致俊雅的白衣身影,而对方如神人般的圣洁模样在魏无羡心中一如当年。

魏无羡埋首在那人颈间,深深汲了一口那馥郁醉人的檀香。

蓝忘机则在冰冷与燥热间被迫醒了过来。

他身上抱着熟睡的魏无羡,那人身体流淌着温暖,尚且不能煨热蓝忘机冰冷如极北之地的心口,怒号着凄惨而残酷的阴风。不安地拥紧了趴在他肩头的人,也自然而然地把对方弄醒。

魏无羡睡眼惺忪道:「二哥哥?怎么醒得这么早,还有半个时辰才到未时,再歇一会吧。」

蓝忘机答非所问道:「我近日……反复作你用那香炉拟的梦,刚刚又梦见了。」

魏无羡稍稍醒神,抱住蓝忘机笑道:「你说藏书阁还是在后山兰草丛啊?哈哈二哥哥你真是,我人都在这儿了你干嘛作梦?莫非是……我没服侍得你尽兴?哈哈哈哈……噢。」

蓝忘机低声道:「魏婴。」

魏无羡道:「怎么啦二哥哥?哎你先松松我,你抱得太紧了这样我好难受。」

「魏婴。」蓝忘机并未依言松手,只是翻身把魏无羡禁锢在身下,此时他才发觉异样。看着蓝忘机的眼睛,他没来由地感到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慌。

蓝忘机道:「在梦境里,你我归隐时……为何你相貌有异?」

当下魏无羡只感觉头顶上淋了一盆雪水,全身如坠冰窟。

Tbc.

下更预告:

  1. 继续开车。

  2. 来呀相互伤害呀!

评论(88)
热度(1238)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