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羨】美人与野受01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11.211.311.412(完結)

食用前注意事项:

1文如标题,就是一个爱看书的汪叽闯进羨羨所在的城堡与他没羞没臊谈恋爱啪啪啪的故事。

2平行时空,不知道有没有前世今生,重点是羨羨真身是一只大黑蟒。

3@叶谢谢你的蛇妖梗。

4黑蛇传@东雨太太写过了,我也超级喜欢许仙白素真设定,如果撞梗请跟我说嘿,我再调整!

5那篇冰九大概会变成有生之年系列(不要乌鸦嘴)

01

千年的姑苏仙门云深不知处座落於姑苏城外,蓊郁苍翠的群山之中,终年

烟云环绕,古朴的钟声以及琅琅读书之声杳杳。然而今日,钟声急鸣如雷,尚在听学、习乐或练剑的子弟门生无不愀然惊疑,俱是伸长了脖子往那陡然阴风四起的冥室看去,眼神交换之中议论纷纷。

「先生!」一位年轻修士在冥室门外,似是候了许久却不见里面的人出来,满心焦虑,却未因此而毛躁地来回踱步,但见蓝启仁匆匆而来也是大松了一口气。他低头惭愧道:「弟子无能,留含光君一人在里面……本以为通报您以后就能再回去相助,这门却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

蓝启仁看了他一眼,道:「你资历不足,忘机自然不会让你在场。」说着伸手按住门环,用力往那青铜大门上扣响──嘣!然而铜环清脆之声却被回应般磅礡的琴音给全然掩盖住了,发出琴响的人定然是冥室当中的蓝忘机无疑,但那声分明是严厉的拒绝,提醒任何人都不要靠近。蓝启仁抖了一下山羊胡,怒声问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年轻修士像是更惭愧了,低垂的头都不敢看蓝启仁,羞耻地道:「一本……从大藏书阁里借出来的书。一本山水游记。」

蓝启仁道:「大藏书阁是什么地方,你也能……!」见那修士简直无地自容得要把自己埋入地里去了,才道:「是忘机领你去的?」

修士道:「……是。含光君要寻几本书,顺便让我看看大藏书阁,便让我一起去……我有问含光君我能不能也借一本……」

蓝启仁道:「你修为不足,自然无法压制那里的藏书,忘机这孩子也真是……」

年轻修士急忙道:「先生,请不要怪│罪含光君!我看的时候真的没问题,含光君有先行下了禁制的……是后来,含光君无意间翻了翻这本书,里头便突然有东西跑了出来……」话没说完,冥室里头又传来一声冰冷庄严的琴鸣,总算压制住了里头天翻地覆的黑气。

过了一阵,冥室的门终于打开,一人长身玉立,抱着一把通体乌黑的琴走了出来,对蓝启仁行礼道:「叔父。」

蓝启仁应了一声,一旁的年轻修士道:「含光君,您没事吧?」蓝忘机摇摇头,修士又道:「我……对不起!请含光君责罚!」

蓝忘机道:「不必,与你无关。」接着把另一只手里的书捧起来,又细细看了一番。蓝启仁见他若有所思,便把年轻修士挥退,领著蓝忘机回到雅室,露出一副要与爱徒促膝长谈一百二十天的架势。痛心疾首地搬出长篇大论滔滔不绝了近两个时辰,但目的都可以用一句话总结:请他不要去大藏书阁借书。

大藏书阁座落於云深不知处境内后山,高十三层,由汉白玉及青色铜瓦砌成其外观,成八角形。佔地远大于旧藏书阁,乃后者之扩建,除了将部分珍贵远古的书籍移入,也将过去收於禁│书室内的藏书一并放了过去,非宗主则不得借阅。

但这要求对于十五岁起,就在藏书阁里抄书的蓝忘机而言,委实有些强人所难。虽然大藏书阁所藏多为禁│书,但其中所藏的大量古籍都需反覆手抄得以保存。加之其内容往往艰涩难懂,修为不足者更无法阅读那些下了禁制的古籍,蓝启仁其实也找不出比蓝忘机更适合抄书的人选。令人头痛的是,蓝忘机从十六岁初次涉足大藏书阁以来,怪事接连不断,虽说往往雷声大雨点小,从不伤人性命,这依旧让蓝启仁烦不胜烦。尤其在大藏书阁的总司库高龄退休以后,大藏书阁管事之位空悬,而大多前辈及同龄修士都主意让蓝忘机接下这个位置。蓝启仁怒不可遏,坚决不让得意门生蓝忘机去羊入虎口──大藏书阁乃姑苏蓝氏先人所建,但竣工之初并未将其作为藏书使用,史料也并未记载此宝塔之真正来由。只知道就其建造方位及风水,形如一柄直│插入山头的通天宝剑,像是封禁了什么庞然巨物一般。因此历来大藏书阁总司库,都是姑苏蓝氏修为高深、德高望重的前辈,方能扛得住宝塔自来的无形威压。

蓝忘机虽然也是年轻子弟中最为出类拔萃者,不过而立,却也能频繁出入大藏书阁而不受影响,这让蓝启仁实在想找个由头让他好好待在静室,这不让他寻到了个绝佳机会,因此蓝启仁在眼皮跳个不停的情况下勒令蓝忘机禁闭三个月。

然而这个罚则对此事也是太重了些,隔日,蓝启仁便去静室,打算探望一下自家爱徒,却见那屋子空无一人。到了后院,却见昨日那个年轻修士蹲在地上喂兔子。蓝启仁道:「思追,忘机呢?」

蓝思追听见有人,立即起身示礼道:「回先生,含光君受前总司库之托,去大藏书阁闭关了。」

出师不利,蓝启仁差点气得倒仰。

话说另一头,蓝忘机来到大藏书阁,由著前总司库带他观览一到一二层藏书之后,将一圈钥匙交给他,再领他到第十二层的一间小室,说这是他未来这三个月作为代总司库的起居之所。蓝忘机入内一看,发现其实小室也不小,简朴了些,但日常生活所需之物一应俱全。吃食也不必担心,自会有门生送来。

送走前总司库之前,蓝忘机发现小室之中似乎还有一室,前总司库道:「那是初代总司库的居所,他生性淡薄,吃穿用度也是极简,我一把老骨头是住不惯的,你若有暇,也可以看看,收拾一下作为己用。」

然而总司库没注意到蓝忘机那一瞬间的震愕──只见暗门之后,一切陈设与静室如出一辙,虽然久未有人居,但一景一物在蓝忘机眼里竟莫名熟悉。因此当晚,蓝忘机便搬入了此间,外头那间小室反而空置著。也许是乍到此地,他睡眠极浅,於夜深时耳闻异响,便起身察探。

前总司库给他的钥匙仅一十二把,蓝忘机层层寻过之后,发现声音来自第十三层,却无法可入。他伫立门外凝神倾听,隐约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却是谁在此时吹笛?蓝忘机回忆自己也曾夜读时问过同读的修士,对方答曰:「二公子,并无人聆闻笛声。」

蓝忘机听了大半夜,知道此曲并非任何玄门名曲,但若有心有能者奏之,可声安神缓和之效。他眉心一抽,像是有些忍不住了,抬手欲推那高逾两丈的青铜铸门,本以为要蛮力推开、或根本推不开,却不料想那厚实的大门发出一声沈重的闷响,竟然让他推开了。

笛声却嘎然而止。

蓝忘机跟著一顿,一时便没有踏进去,脸上面无表情,却没来由地让人觉得他不开心。正当犹疑间,门内传来一声带笑意的清亮音色:「哪家的小郎君那么害羞,站在外头偷听了这么久,却不好意思进来见我?」

tbc.

下回预告:

雷峰塔(不是)的恋爱故事。

评论(44)
热度(3312)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