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爭妍

Lofter ID:冷爭妍(不是泠也不是研谢谢)
微博 ID:不是你盐是你糖啦
//一个即便开了车也糊穿地心的翻车咸鱼。//
☞站定忘羡不拆不逆,忘羡🔒死,是羡吹也是叽吹,我爱他们更爱他们在一起。
☞喜欢金凌,但拒吃任何有关他的同性CP,不要来安利也不要来问我要这口粮,我只写忘羡而且忘羡only,不带其他同性CP玩。
☞喜欢各种狗血沙雕,所以不要觉得我的蓝手“应该”要怎样,不想看我推荐刷屏可以关掉,但一篇文是否ooc、走型还是雷都是自己的主观认定,我不为他人的雷点负责。
☞巨雷忘羡囚禁强上等任何强迫梗,也雷日出血,看见一个拉黑一个不解释。
☞可以说我的文虐,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写虐文,每个人对甜度认知不同,我觉得甜你觉得虐,我也无能为力咯。
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很兇。
對。我——超——兇!!!

【忘羡】美人与野受12(完)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11.211.311.412(完結)

12

 

虽然那些高门仙首千里迢迢地找来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还是一眼都没见到人,就听说他们又回去了。蓝忘机醒来后听他讲了似乎不怎么意外,原来是他早与自家宗主兄长商量好,若是这一次从百凤山回来,蓝忘机有超过五日未出大藏书阁,则烦请宗主对外宣称他闭关──那些仙首既是要来找蓝忘机对质,让他交出“疑似”蛇妖的莫玄羽。如今见不到人,加上兰陵金氏手中拿不出证据说明他们早知道莫玄羽是个蛇妖,遂也不好胡乱栽赃姑苏蓝氏窝藏妖魔,这一帮子人便一哄而散。除了兰陵金氏留了人与蓝宗主详谈,恳请含光君出关以后,协助金氏在自家猎场设下伏魔阵,好擒拿多年藏匿于深山中的蛇妖。

这种要求倒是闻所未闻,据说蓝宗主也相当惊讶──各家私有猎场除非有围猎的盛事,一般戒备森严,防止他人进入盗猎,毕竟各家猎场中的妖兽都弥足珍贵,今日兰陵金氏即便遭遇了魔化的妖兽,也断然不会舍得请他人协助镇压,因为这形同把自家精心喂养的妖兽拱手送给了别人。显然这妖兽已经是兰陵金氏族人无法收拾的,别无他法之下才来请求交好的姑苏蓝氏相助。蓝氏族人是不会到处宣扬他人家丑的,故而金家也不担心这种低声下气的请求会让他们失了面子。

于是,蓝忘机结束了三个月的闭关之后,伤势大有起色,就带着魏无羡去了百凤山──这趟旅程对蛇妖而言实在神奇,毕竟他用的是自己的身体,而那个关着自己四百年的剑阵如今也在身边寸步不离,让他有种重获自由却又时时被人拴着要害的诡异感──不是不喜欢──而是有种感慨:凡间成亲了、有家世了的男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往自己的脖子上套犛拴缰了还成天乐呵,看着就觉得傻。怎么说呢……比如魏无羡只要离开蓝忘机超过十步,就会自动停在原地等对方跟上来;对方倘若没跟上,魏无羡就会回头去找蓝忘机,非要两人一起走不可。魏无羡坚持说是蓝忘机发动剑阵,好像千手观音一样地化出十二只金色大手来抓自己,他才跑不远的,蓝忘机却坚决否认。

他们在百凤山没花什么功夫就找到了温宁。魏无羡记得,他上回见到这位故交,对方已经魔化得相当严重,让魏无羡甚至考虑无论温宁同不同意,自己都要替他拔两根牙齿钉到脑袋里才行,否则下场只有丧失灵智、走火入魔而死。魏无羡把钉牙的利弊都跟温宁说得清清楚楚,终究还是对温宁有些歉疚,道:“还是由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冬眠』吧,说起来也是我累了你,要不是我当年要救侄子时落在温家手中,你却跑来帮我,他们也不会把我的皮肉移植到你身上去。”

温宁摇摇头:“不是温家人移的,而是一个修为很深的、很像鬼类的……”

魏无羡一愣,疑惑道:“是那个旱魃?金光瑶?”

温宁连忙点头:“对啊!你后来挣脱牢笼逃出去杀温宗主……他根本没有反抗,而是状若疯癫……我后来看好几个金氏族人也是这样死的,才知道当年,你杀温宗主之前,他已经感染了魔气,又是从你身上……”

魏无羡道:“是从我身上的魔气得来。因为你我当时都被植了魔种……所以被温家人拿去炼丹制药的血肉都带着魔气,谁吃谁倒楣。但那温若寒当年豢养大量妖兽,就是要拿来吃的…….”也就是说,那年金光瑶从观音庙的石棺封印里跑了出来,便把魏无羡就是大蝮蛇的消息透露给了歧山温氏,待歧山温氏想尽办法捉到了魏无羡以后,金光瑶又在蛇妖身上下了魔种,好“毒”死那个温宗主……至于温宁为什么会跟魏无羡一起倒楣,八成是金光瑶想多制造几个“毒药”的结果。

被人彻底利用了一番,还导致他和蓝忘机折腾那么多年,魏无羡咬牙切齿,连连冷笑,恶狠狠地说了三声“岂有此理”。一旁的蓝忘机也神情严峻,先是握了握魏无羡的手稍作安抚,才看向温宁:“但你在百凤山多年,金光瑶为何没有杀你?”

温宁想了想才说其实他也不清楚,但可能的原因是,魏无羡的蝮蛇血肉移植到他身上以后,他妖魔化的速度非常缓慢,却成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魔化会致他于死、蝮蛇强大的再生与修护之能却让他顽强地活了下来。而金光瑶本以为任温宁自生自灭就行、不足为患,没想到等温宁成为可怕的蛇妖之后,要杀已经来不及,而兰陵金氏族人知道了自家猎场竟然凭空出现大蝮蛇妖,又怎么舍得亲手杀灭?加上温宁比一般妖兽都更谨慎地躲躲藏藏,金光瑶眼看愈拖愈是无法解决,干脆在百凤山地界设了简单的伏魔阵,只求不让温宁跑出去。

魏无羡听完,冷着脸负手道:“那你还想待在这里吗?一旦我和蓝湛在百凤山设下完整的天罡伏魔剑阵,你就会被困在阵里,任人鱼肉了。何况你就快入魔了,不冬眠不行,一旦冬眠却又跑不掉。”

温宁自然不想,艰难地问道:“真的没有其他地方让我冬眠了么?”

魏无羡还在思忖怎么开口,就听蓝忘机有如他心通一般开口:“姑苏,云深不知处。”

温宁:“……啊?”

魏无羡心想:大藏书阁的第十三层目前是空置的,原本的设计也确实就是拿来藏一只蛇妖,在那里“冬眠”再安全不过,哪怕这番举动很可能会让金光瑶对他们动手──动手就动手,要是他敢来,魏无羡绝对会活生生把那旱魃给撕了。何况温宁的事情,本来就是兰陵金氏求助姑苏蓝氏在先,蓝家人想怎么处置温宁,金家人一个字都无权过问。魏无羡转念一想,这形同是金光瑶把温宁“送”给了自己,否则让他继续待在百凤山也是个烫手山芋。而金光瑶之所以如此做,大约也明白魏无羡总有一天会知道自己当出入魔的原因,所以抢先送来温宁,借以示好。而魏无羡若与蓝忘机是那种关系,蛇妖肯定不愿破坏蓝金两家当前深厚的交情。

忘羡两人决定将温宁带走。他们在百凤山设下天罡伏魔剑阵之后,就去把周围瞭望台上几个仿的剑阵给拆了,也不管这是不是拂了金家的面子──魏无羡还在气头上,蓝忘机则对于那几个名为“伏魔”,实为猎杀妖兽的陷阱阵法不予苟同,因次尽数拆得干干净净,把多年来阵里头捉到的妖兽放了出来,让它们回归山野。

温宁到了云深不知处以后,总是化成蛇的样子跟着魏无羡,直到他某天碰上了一个叫做蓝思追的年轻修士。他没有上前相认,却觉得待在此处“冬眠”再好不过了。

又是数个月后,蓝忘机拜别了自家宗主与叔父,说要带着与他结契的灵兽出山游历、寻铁精为自己铸剑,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半载。而在蓝宗主的好奇之下,蓝忘机微微抬起衣袖,一条通体漆黑的漂亮小蛇便从袖口爬了出来,攀在男人的手腕上对着蓝宗主点了点舌头,又友善地吐了吐蛇信。

宗主笑道:“恭喜忘机,我看你身上的命格已经没了煞气,想来以后也不影响修行了。至于你原本用的那把灵剑……”

蓝忘机垂目看向腕上的小蛇,道:“它会保管。”

蓝宗主不知道从自家弟弟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什么,莞尔一笑,便让两人走了。

魏无羡带蓝忘机去了他俩最初相遇的山洞。洞边丛生了一地的紫色龙胆花,魏无羡一看到就两眼放光,要蓝忘机坐到花丛之间。蓝忘机依言坐下,魏无羡变化成一条黑色巨蛇,假装它好像是从山洞里爬出来的一样,悠悠地穿过花丛游到蓝忘机身边,绕着男人盘了一圈,上身爬到蓝忘机胸口,凶巴巴地嘶嘶吐信,张开大嘴作势要咬他脖子。

蓝忘机一动不动。

黑蛇上身化成了人形,白发如缎地铺在身上,肩背则赤裸地露出了苍白好看的肌肤,胸前粉嫩的两点也贴到了蓝忘机雪白的校服表面,整条蛇尾缠着蓝忘机,盯着男人的那双眼睛周围还有着细碎璀璨的黑色蛇鳞,活脱脱就是一只长在山里、以诱骗生人为乐的老妖精。魏无羡不怀好意地抬起蓝忘机的下巴,故意用他最邪魅的语气道:“小郎君坐坏了我宝贝的小花儿们,打算怎么赔我?”

蓝忘机端坐不动,一派沉稳端方,只是深深望着那漂亮的蛇妖,道:“随你。”

蛇妖惊讶道:“真的?这么大方?”

蓝忘机点点头。

蛇妖道:“那我跟你讲一个故事。从前山下有个樵夫,每天上山砍柴前,都要问问自己的宝贝女儿想要他带什么回家,女儿总是跟他说,想要一朵鲜花。而山上住着一条蛇,蛇郎君的山洞外总是长了很多花,樵夫就老是偷摘蛇郎君的花送给自己的女儿。有一天,蛇郎君逮到了偷摘花的樵夫,要把他一口吃了。”

蓝忘机淡淡地道:“我没有偷摘你的花。”

蛇妖一本正经道:“可你坐坏了我的花。”

蛇妖接着说:“老樵夫求蛇郎君饶他一命,蛇郎君答应了,让他赔给自己老樵夫最珍贵的东西。你猜他赔了什么?”

蓝忘机道:“不知。”

蛇妖佯作痛心疾首:“你怎么会不知呢?一个男人最珍贵的东西不就是自己的女儿么!”

蓝忘机一口否决道:“不是。”

蛇妖立刻道:“那是什么?是你的心么?还是你的命?你的人,哎可惜这些我都有了,你可赔不起了──”

蓝忘机猛然把这顽劣的蛇妖压到了地上,用双唇堵住了他的嘴。

魏无羡则听见那低沉的磁性嗓子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字,你。

最珍贵的东西,是你。

据说最后,蛇郎君丢失了他的漂亮小花,但抱得了他又俊又好看的夫人──不,是夫君──回家。从此两人鱼樵耕读、男耕男织。

【完】


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谢谢大家看完

评论(99)
热度(1934)
©冷爭妍 | Powered by LOFTER